潇潇雨霁,月色凝楼。

瓶邪√黑花√

伞修√双花√喻黄√韩张√

曦澄√忘羡√追凌√双道长√

【曦澄】曦澄原文同框合集整理

  • 整理完晚吟的出场,就顺带理了曦澄的同框

  • 好歹同框有3000字(つД`)

  • 前期是糖,后期是刀,特别是观音庙那儿

  • 如有遗漏或不妥之处还请指出


  第16章 雅骚第四 6

  蓝曦臣则笑道:“两位是?”

  江澄示礼道:“云梦江晚吟。”


  云梦多湖多水,盛产水祟,江家人对此确实拿手,江澄也有心弥补一下云梦江氏这些日在蓝家丢的脸,道:“不错,泽芜君,我们一定能帮得上忙。”

  “不必。姑苏蓝氏也……”蓝忘机还没说完,蓝曦臣笑着道:“也好,那多谢了。准备一下,一同出发吧。怀桑可同去?”


  蓝忘机观他二人背影,蹙眉不解:“兄长为何带上他们?除祟并不宜玩笑打闹。”

  蓝曦臣道:“江宗主的首徒与独子在云梦素有佳名,不一定只会玩笑打闹。”


  第18章 雅骚第四 8

  一群人在白石小径上一路推推搡搡,恰逢一人白衣,携书卷路过此间,讶然驻足。蓝曦臣笑道:“这是怎么回事?”

  江澄十分尴尬,不知该如何作答,聂怀桑却已抢着道:“曦臣哥,魏兄被罚了一百多尺,有没有伤药啊!”

  云深不知处掌罚的是蓝忘机,加上魏无羡一直在众人簇拥中哀声叫唤,似乎伤情十分严重,蓝曦臣立即迎了上来,道:“是忘机罚的?魏公子这是不能走路了?究竟怎么回事?”

  江澄自然不好意思说是魏无羡干了什么,算起来还是他们这一群人怂恿魏无羡去买酒的,要罚人人有份,只得含糊道:“没事,没事,没那么夸张!他能走。魏无羡,你还不下来!”

  魏无羡道:“我不能走。”他伸出肿得老高的红手掌,对蓝曦臣控诉道:“泽芜君,你弟弟好生厉害。”

  蓝曦臣看过了他的手掌,道:“啊,这确实是罚得狠了些。怕是三四天都没法消了。”

  江澄原先不知真的打得这么狠,惊道:“什么?三四天都不能消?他腿上背上也都被戒尺打过。蓝忘机怎么能这样?!”最后一句不由自主带上了点不满,魏无羡悄悄拍他一掌,他才反应过来。蓝曦臣却不在意,笑道:“不过也不妨事,伤药是不必用了,魏公子我告诉你一个办法,几个时辰便好了。”


  第47章 狡童第十 2

  “云梦江氏,请此处入场。”

  江澄一露面便放出两道锐利的眼刀,走过来不冷不热地道:“泽芜君,含光君。”

  蓝曦臣也颔首道:“江宗主。”

  二人都心不在焉,敷衍几句,江澄道:“过往可没在金麟台的清谈会上见过含光君,这次怎么有兴趣来了?”

  蓝曦臣和蓝忘机都不说话,好在江澄原本也不是真心要问这个问题,目光已转向了魏无羡,用一种仿佛随时能喷出一柄飞剑钉死他的口气,道:“二人过往外访不是从不带闲杂人等吗,这次怎么回事,破天荒啊?这是哪位名士大能,可否为江某引见一二?”


  第49章 狡童第十 4

  忽然,一个声音道:“聂宗主,蓝宗主。”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魏无羡心中一跳。聂明玦又转身望去,江澄一身紫衣,扶剑而来。

  而江澄身边站着的那个人,正是魏无羡自己。


  第50章 狡童第十 5

  较晚赶来的江澄冷声道:“泽芜君,请说个明白吧。我等俱是一头雾水。”

  众人纷纷附和,蓝曦臣只得道:“前段时间,我姑苏蓝氏数名子弟夜猎,路过莫家庄,遭受了一只分尸左手的侵袭。这只左手怨气杀气都极重,忘机受它指引,一路追查。然而,待将这些被五马分尸的躯体收集完毕之后,我们发现这具凶尸是……大哥。”


  第56章 三毒第十二

  魏无羡道:“你想喝叫师姐再熬呗。对了,之前说到蓝湛。蓝湛他没留什么话给我吗?他哥哥找到没?家里情况怎么样?”

  江澄道:“你还指望他留话给你?不留一剑给你就不错了。他回去了。蓝曦臣还没找到,蓝启仁忙得焦头烂额。”

  魏无羡道:“蓝家家主呢?怎么样?”

  江澄道:“去世了。”


  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

  两人又在木栏上坐了下来。魏无羡道:“那蓝曦臣又是怎么回事?”

  江澄道:“温家不是要烧他们家的藏书阁吗?几万册的古籍和乐谱,蓝家的人抢救回来一些,应该交给蓝曦臣,让他带着跑了,能护多少是多少,不然就全没了。大家都是这么猜的。”


  第61章 风邪第十三

  最可笑的云梦江氏,满门屠的屠散的散,就剩一个比蓝曦臣还小的江澄,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手下无人,还敢自称家主,举旗讨伐,一边讨伐一边召集新的门生。


  两个月前,蓝氏双璧与江澄一场奇袭,从温晁的“教化司”中将各家子弟被收缴的仙剑夺回,物归原主。三毒、避尘这才回到他们各自手中。


  第69章 将离第十五

  那两名女修嘻嘻哈哈笑着一扯缰绳,跑回自家方阵去了。蓝忘机垂下拿着那朵花的手,摇了摇头。江澄道:“泽芜君含光君,不好意思,你们不要理他。”

  蓝曦臣笑道:“无妨。魏公子赠花之心意,我代忘机谢过。”


  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

  酒洒入土,金光善肃然道:“不问何族,不分何姓。这杯酒,祭死去的世家烈士们。”

  聂明玦道:“英魂长存。”

  蓝曦臣道:“愿安息。”

  江澄则是阴沉着面容,倾完了酒也一语不发。


  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

  不看画面,光是只听声音,江澄的脸部肌肉和嘴角都是一阵抽搐,原本似乎有点想往那头看,这下彻底控制住了自己的脖子。恰恰殿后冲出数名僧人和修士持剑攻来,江澄冷笑一声,挥起右手,在观音庙之内舞出了一条炫目的紫虹,被这道紫虹沾身的人都被击飞出去,而那把油纸伞还稳稳当当撑在他左手之中。待殿内东倒西歪摔成一片,还在周身过电一般痉挛哆嗦,江澄这才收起了伞。苏涉则被那条黑鬃灵犬缠得怒吼不止,金凌在一旁叫道:“仙子!当心!仙子,咬他!咬他手!”

  蓝曦臣则喝道:“江宗主,当心琴声!”

  话音未落,便从观音庙后方传来一两声琅琅琴音。然而,江澄在乱葬岗上已经吃过这邪曲的一次亏,自然警觉非常,那声弦响刚发出来的时候,他便在地上一踢,用足尖挑起了一名修士跌落的长剑,左手抛开纸伞握住这把剑,右手拔出腰间的三毒,双手各持一剑,猛地相交一划。

  两把剑相互摩擦,发出极其尖锐刺耳的噪声,盖过了金光瑶的琴音。

  十分有效的破解方式!然而只有一个不足之处——这声音,实在是太难听了!

  难听得仿佛耳朵立即要被这可怕的噪音戳破,对蓝曦臣和蓝忘机这种出身姑苏蓝氏的人而言,更是无法容忍,二人皆是微微皱起了眉。


  这时,金光瑶话锋忽然一转,笑道:“江宗主,你怎么回事?从刚才起,眼神一直躲躲闪闪不敢往那边看,是那边有什么东西吗?”

  江澄道:“你好歹是仙督,要打便打,哪来这么多废话!”

  金光瑶又道:“还躲?那边没什么东西,那边是你的师兄。你真的是追着阿凌找到这儿来的吗?”

  江澄道:“不然呢?!我还能是找谁?!”

  蓝曦臣道:“不要回答他!”


  江澄面色铁青地捂住了胸口。鲜血从他指缝间涌出,迅速将胸前衣物浸成了一片紫黑之色。紫电截住了那道琴弦之后,瞬间化回了那枚银色指环,套回他手上。当主人失血过多或身受重伤的时候,灵器都是会自觉恢复耗损最低的形态的。趁此机会,金光瑶抢上前去,两下封了他的灵脉,从袖中取出一条手帕将他的软剑擦净,缠回腰间。

  金凌早已冲过去扶住了江澄,蓝曦臣叹道:“不可乱动,扶他慢慢坐好。”


  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

  他猛地伸手,似乎要去揪魏无羡的衣领,蓝忘机一手揽住魏无羡的肩头,把他护到身后,另一手重重拍开江澄的手,目中已隐隐透出怒火。他这一击虽不含灵力,劲力却甚强,震得江澄胸前伤口又崩裂,顿时鲜血狂涌。金凌惊叫道:“舅舅你的伤!含光君,手下留情!”

  蓝忘机则冷声道:“江晚吟,口下留德!”

  蓝曦臣把身上外袍脱下来,盖在冷得瑟瑟发抖的聂怀桑身上,道:“江宗主,切勿激动。你再吼两句,伤势更重。”


  江澄一巴掌将他拍得趴下了,道:“让他来!我怕他蓝二吗!”

  可是,挨了这一巴掌后,金凌却愣住了。

  不光是他,魏无羡,蓝忘机,蓝曦臣,全都不动了。

  江澄,哭了。


  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

  蓝曦臣道:“金宗主,这场火,和你有关吗。”

  江澄冷声道:“那些怨灵对他恨之入骨,还有无关的可能吗!”


  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 

  蓝曦臣道:“火真是你放的?”

  金光瑶道:“是。”

  江澄冷笑:“你倒是承认得痛快。”



丁酉年七月二十

-终-



评论 ( 14 )
热度 ( 58 )

© 夜雨凝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