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雨霁,月色凝楼。

瓶邪√黑花√

伞修√双花√喻黄√韩张√

曦澄√忘羡√追凌√双道长√

【伞修】秋夜将阑 贰

  • 沐秋生日快乐!!!爱你的第二年!!!

  • 很高兴也很幸运能陪你度过第一个生日!

  • 人生路还很长,有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 这个系列的每一章都可以当单独的小故事看因为不会写中长篇

  • ooc归我,这章跟着原著番外《十五岁的夏天》走


缘起


文/夜雨凝霁


时维兰秋,十里芙蕖卷舒开合。天际无云,毒辣辣的日头打下来,晒的青石板滚烫。若是走上一刻钟,暑气腾腾地堵在胸口,闷的人喘不过气,只恨不能泡在水里,候一场大雨时行。


偏是有人顶着正午的大太阳也要看热闹。苏家小院门前有两人斗的难舍难分,长枪与长鞭在空中交错,不时传来一声闷响。


“这小兄弟功夫真是不错,竟能与苏沐秋缠斗这样久。只是脸生的很。”


另一人搭话:“可不是?往日里与苏小友交手的人,在他手里撑不过十招,今日倒是稀奇。”


“你是没见着,这小兄弟把人气的不轻。苏沐秋当场放话,要是这小兄弟能赢他,便白送他一件独一无二的上好兵器。”


“苏小友的兵器?那可都是绝品啊!如此,我倒有些盼着那小兄弟能赢,让我等有机会开开眼,见识见识苏小友口中的’上好之物’。”


这头的人聊着话,那一头却是快见了结果。苏沐秋的鞭子没截下那人的虚招,反倒是被一枪刺入衣袖。长枪未收,苏沐秋猛然转身,手中的鞭子挥向那人脖颈,裹挟着风声。那人同时发力,长枪反向一甩,鞭子霎时缠上长枪,“呲啦”一声响。


那人动作极快,另一只手拽住枪头便向后拽去。苏沐秋还未及心疼他的衣裳,长鞭被那人直直拽脱手,他也向那人倒去。那人完全不给苏沐秋机会,两人单手拆上几招后,苏沐秋被那人踹倒在地。


长枪锋利又明晃晃的枪头插在苏沐秋头边的青石板上。那人压在苏沐秋身上,白皙却有力的手扣在苏沐秋咽喉处,乐呵呵地问他:“服不服?”


周围人炸开了锅,七嘴八舌地猜测着这是个什么人。平日里与苏沐秋关系好些的更是笑出了声。


“有本事我们再来一场啊。”


苏沐秋脸上有些挂不住,嚷嚷着把那人推开。霜色的衣裳染了些灰尘,他随手拍了拍,又将裂开的衣袖打个结挽在手臂上。这才开始好好打量那人。


那人与自己年岁相仿,一身鸦青色的劲装与这大暑天的烈日有些格格不入。被汗浸湿的碎发下是一张俊秀的脸,带着些许稚气,眉目间尽是风流,唇角绽出得意的笑。一双手倒是好看的紧,不似寻常习武之人的手那般黝黑粗糙。苏沐秋见过的手里,只有自己的亲妹妹苏沐橙有那样好看的手。


一想起自己方才在大庭广众之下输给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苏沐秋只觉一口气闷在胸口,问道:“姓甚名谁,从何而来?”


那人似是料到了这句话,长枪往怀里一靠,答道:“姓叶名秋,自北上而来。”


难怪说话腔调有些奇特,莫不是京城来的?苏沐秋心想。又问:“那为何来了杭城?”


“听说这儿是个好地方,我来看看。”叶秋走到屋檐下,拿起他的行囊,又看一眼苏沐秋,“确实挺有意思的。”


“你站住!”看这人似是要走,苏沐秋脱口而出。又觉语气有些冲撞,跟上一句,“你家住何方?答应你的事我自不会反悔。”


“我么,”叶秋抬手拢一把散落的发,看着苏沐秋,漆黑的眸子里映出一望无际的苍穹,明亮又清晰,“天为枕,地为被,四海为家。”


“你……”


苏沐秋话还未完,叶秋的肚子便发出“咕”的一声不合时宜的轻响。


“……”苏沐秋拼命忍住内心的笑意,转过身去敛了敛面上的神情。正好看到自己的妹妹苏沐橙站在家门前,便向苏沐橙道:“沐橙,再添个碗,今日家中有客。”


“好。”


苏沐橙一直站在苏家小院门前,先是瞧着这人把哥哥气到直甩鞭子,又惊奇这人竟能赢了哥哥,正想着日后有无机会见识见识这人的射术。


苏沐橙的印象里,她哥哥苏沐秋的射术堪称一绝,旁人只要见过都会赞上一句百步穿杨。只是苏沐秋外出打猎时从不许她跟着,怕有野兽伤了她。她平日里也需到学堂念书,无甚机会见到苏沐秋搭弓引箭。


周围人见没了热闹,又热的紧,三三两两地散去。苏沐秋把长鞭收好,走进院内,这才心疼起自己的衣裳来,衣袖自小臂至袖口处被划了一道整齐的裂口,袖口处的暗色滚边尽数断裂。


苏沐秋正满脸痛心,叶秋的声音就跟了上来:“不就是袖子断了吗,你拿给我,我去找人补补。”


苏沐秋只瞪一眼叶秋:“袖子断了还不是因着你?找什么人,待会儿自己缝两针就是了。”


苏沐橙招呼着两人吃饭。小院后头有颗树,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洒下,霎时柔了几分,落处片片斑驳,明媚如画。树荫处一张木桌,桌上一小碟白豆腐,一碗绿豆沙,三碗白米饭。


闲聊几句,苏沐秋才知晓这人原叫叶修。照叶修的话说,一人外出闯荡,易生事端,才有了“叶秋”这么个化名。


“那你和哥哥很有缘啊,哥哥叫沐秋,同一个秋字呢。”


苏沐秋接话:“有缘人,要不今后就在此处住下,省得在外睡大街了。”


“我可从未睡过大街。”叶修装模作样地拱手行礼,“那就谢过苏公子了。”


苏沐秋笑了,放下碗,又催促着叶修要与他比试射术。


叶修的视野里猝不及防地撞进一抹笑,他看着苏沐秋浅色的眼,他从那人的眼里看到了自己,和自己身后的春花秋月,熙攘闹市,北国飞雪。


叶修与苏沐秋都不知的是,他们还会在彼此眼中看尽山川锦绣,明月别枝,霜林落霞,楚天千里清秋,临水照影成双,天南地北各色风华。


是年缘起,年少倾盖,日久共从容。


-未完-


丁酉年九月初二

评论 ( 2 )
热度 ( 8 )

© 夜雨凝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