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雨霁,月色凝楼。

瓶邪√黑花√

伞修√双花√喻黄√韩张√

曦澄√忘羡√追凌√双道长√

【伞修】秋夜将阑 壹

  • 沐秋生日快乐!!!爱你的第二年!!!

  • 很高兴也很幸运能陪你度过第一个生日!

  • 人生路还很长,有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 其实这章的沐秋活在台词里(下章就正式出场了!

  • ooc归我


山雨


文/夜雨凝霁


正值子时,客栈四下无人。淅淅沥沥的小雨并未扰乱屋内人的思绪,烛火幽微,那人坐于窗台之上,左手拿一支颇为质朴的烟斗。翻书的手指轻晃,一根细小的银针自指尖飞出,将灯蕊挑出油面,屋子霎时亮了几分。


那人揉揉眉心,继续看着手上已暗暗泛黄的手稿。手稿上画着几种兵器,却都有些怪异,似茅非枪,有剑无鞘。画的四周是密密的旁批,字体虽纤小却仍不失秀骨,运笔行云流水,转笔处似有旧时云烟。边缘的字已有些许褪色,又被另一字体所添补。


夜风带着湿意往房内吹来,那人起身将窗户紧闭,从窗台一跃而下。熄了烟,又理理手稿的边角,细细合拢放置桌上。手稿的封面上是一把大伞,伞沿不似寻常纸伞圆滑,棱角尽分;伞骨长于伞面两寸,骨尖甚是锋利。伞画左侧有两大字,笔走龙蛇意气洒脱,颇有怀素之风。


——千机。


门口似有异动,那人将目光抬起,木门传来两声轻响。


“进来吧。”门未锁,看来是一早便知夜有访客。


来人身着黛蓝色短打,长发束于头顶,略有湿润的额发被拨至耳后,手脚腕处扎墨色牛皮护腕,却都短了半寸有余。腰间悬一把墨色长剑,剑鞘上的金色滚云边被烛光照的有些显眼,腰带另一侧挂着一块上好的月白色玉佩,一看便知是蓝溪阁的珍品,非阁主不可佩。


人也似玉,来人自阴影处缓步走进屋内,烛火照出一张温文尔雅的脸来,带了三分笑意,连声音也带着温润,他拱手道:“见过叶门主。”


叶修靠在窗边,指了指矮桌旁的蒲团:“随意。”


喻文州把剑放至身侧,正坐于蒲团上,见叶修不说话,兀自斟一杯茶。茶是好茶,针似的茶叶在水中浮沉,只是凉了几分,入口便少了几分清香。


本是儒雅的举措,穿着这么身劲装便有些奇怪。叶修见喻文州放了茶杯,直起身来打趣道:“这衣裳一看就不是你的,怎么短成这样,少天的?”


喻文州眉头微挑,理了理衣上的褶皱,道:“因着半夜叨扰叶门主,不便落人口实,便借了身轻便的。


“再者,不让门主知道些与平日里不同的事,岂非白白劳累门主候我至子时?”


叶修神情有些戏谑:“你信上所言,究竟是何事?”


喻文州三日前以密探传信至他手,希望他能配合演一出戏,信末附上一句“愿以门主所需消息相换”。


喻文州也不看他,又添了一杯茶,缓缓道:“我记得魏前辈说过,门主是不爱喝这银针的,倒是嘉世门的苏姑娘有一兄长甚是喜欢。”


闻言,叶修敛了脸上懒散的笑,双眼微阖,手指摩挲着手中的烟斗,言语冷了几分:“你有苏沐秋的消息?”


“是。”


“消息从何而来?”叶修这些年放出去的探子连一丝消息也寻不到,不禁疑心消息真假。


“蓝溪阁手下有一密探,名叫蓝河,此人功夫不深,带回的消息却从未出错。苏前辈当年为何失踪,门主心知肚明,他自是百般提防嘉世门的探子,是以门主寻不到苏前辈踪迹。”


叶修不语,只看着喻文州那笑意吟吟的脸,想要寻出一丝不一样的神情。喻文州也不避,直直地看着叶修。


窗外冷雨戚戚,叶修起身开窗,取过放置于窗台的烟斗,吸一口烟。


喻文州看着叶修的背影,也站了起来,自顾换了称呼:“叶前辈,文州知晓苏前辈对您很重要,您与苏姑娘也一直在寻他。前辈若是帮忙,文州自有办法将苏姑娘带出嘉世。


“前辈若是信得过苏前辈,不妨一试。若是蓝河消息有误,苏前辈当晚未至列屏山,文州自会派人接应前辈。前辈脱离嘉世门后,也可亲自去寻。”


叶修笑了一声,转过身来:“当初老魏退隐,把蓝溪阁交于你,当真是不错。”


“前辈这是答应了?”


“嗯。”叶修颔首,言辞间复又带上往日的慵懒,“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若是再不应,岂不是对不住你半夜淋雨来杭寻我?”


“前辈说笑了,本就是文州有求于前辈,何来对不住一说。前辈既允了文州,文州便告辞了。两日后修书一封告知前辈细事。”


“等等,”叶修手一挥,扔个包袱给喻文州,“夜行衣,新的。出门右转有浴房。”


“多谢前辈。”喻文州拱拱手,理了理还未干透的鬓发,转身走出房门。


叶修看着门,经年不起波澜的心底倏然撞进了一块石子,激起层层涟漪,和着他与苏沐秋往日的点滴旧事,一阵一阵跌宕不止,最后涌成他得知苏沐秋身死后的痛彻心扉,叶修有些喘不过气。又想了想喻文州的话,眼底渐渐涌起欣喜,掺着半数的提心吊胆,只怕是喻文州的消息出了错,到头来落得一场空欢喜。


叶修又抬起烟斗吸了一口,发现烟斗早在喻文州来前便被自己熄灭。喻文州说的不错,苏沐秋确实对他很重要,不止是故人,不仅是为了苏沐橙。


他惯不离身的烟斗为苏沐秋所赠,和“斗神”的名号一起名扬天下的长枪却邪是苏沐秋给他的生辰礼。苏沐秋留下的手稿被他看了又看,不知描过多少遍。就连平日所饮都换做了苏沐秋钟爱的银针。


入骨相思。


窗外的雨停了,夜风有些凉。叶修抹一把脸,挥手将油灯熄灭,和衣而眠。


苏沐秋,你可让我好找。


-未完-


丁酉年九月初二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夜雨凝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