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子无死,尚复能来。

瓶邪√黑花√

伞修√双花√喻黄√韩张√

曦澄√双道长√

赤安√快新√

华武华√少暗√邱蔡√楚萧√齐风√

Coco这部电影,算是2017年末的意外之喜。


Día de los muertos墨西哥亡灵节

与七月半有相似之处,鬼门开,生者为死者放灯铺路,等待亡灵归家。


最开始震惊于Miguel弹吉他的时候扬起的菊花瓣,以及过花瓣桥的时候眺望的全景,随手一截就是壁纸。第一次有所触动是Miguel的太奶奶Imelda差点抓住他的时候,Miguel说,Family is someone who will support you. 


从Héctor快死的时候开始,眼泪哗哗哗地飙。他给小Coco唱歌的时候,小Coco跟唱的部分,就是后来的Mamá Coco跟着Miguel唱的部分。那是Coco和她的父亲仅存的记忆,跨越生死的界限与时光的洪流,给人希望。


直到最后我才幡然醒悟,Héctor最开始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陷落于那座一望无涯的花瓣桥,用尽全力挣扎只为再见他的女儿一面,Coco是他与这人世间的最后一点联系。然而他越是挣扎,越是被绝望淹没,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Remember me. 本是他写给女儿Coco的童谣,唱哭了无数在座的大人。


原来拥抱过后,再见,

别忘记我。


曲早离了口那琴弦还颤着,

愿我们侥幸被记得。

谁能记得。


回家的路上一抬头,看到了十五的满月。离家有些久了,从14岁离家到如今,来去匆匆不知故乡春秋。那一瞬间无比的想回家,拿出手机想给家里打电话,满心的话语梗在胸口,欲说还休,话到嘴边只闲扯几句家常,匆匆挂了电话。


正是因为只身一人羁旅异国他乡,Coco的故事才格外感人。


或许闲扯就足够了。不知从何时起,我也开始报喜不报忧。把无助和血吞下,用言语掩盖艰难,只谈笑风生身边趣事。但我其实是明白的,若真有那么一日,被生活击败溃不成军,被世界所鞭挞遗弃,折磨的遍体鳞伤时,我不会像最开始的Héctor那样深陷绝望。


Because I know, my family will remember me, support me and bless me, with no condition, forever.


就足够了。


2017. 12. 03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夜雨凝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