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雨霁,月色凝楼。

瓶邪√黑花√

伞修√双花√喻黄√韩张√

曦澄√忘羡√追凌√双道长√

【伞修】殊途同归

小逝的打戏一直很精彩,无论是《共生》里的阴阳师喻黄,还是这篇《殊途同归》里的杀手伞修。

明明是文字,可每一句都能有画面浮现在脑海里。

双叶的长相,沐秋的双枪用的不平衡设定,这些都是我好爱的梗和设定w

不管老叶有多攻,沐秋都不要大意的上♂吧x

谢谢小逝送给我的文,看到之后超激动的٩(ˊᗜˋ*)و比哈特♡

落殇羽逝:

■双杀手设定,HE妥妥的请放心。
■送给亲爱的凝霁  @夜雨凝霁是一条粘锅的咸鱼  的点文,抱歉我拖延症犯病了拖到了现在。


 



【Chapter. I】


       夜色冥茫,阴沉的穹顶上可见断碎的云层,片片蒙上了星月的光芒。


       这种昏暗的夜晚对于隐藏在暗中的杀手是再合适不过了。苏沐秋提着做掩护用的小提琴琴盒,黑灰色的风衣穿在身上,一点也不引人注目。


       苏沐秋按照约定准时出现在一座旧楼的楼顶上,利索地从背来的琴盒里取出零件组装起来,将夜视瞄准镜安装好后,他又取出可拆卸式两脚架支撑在狙击步枪的枪管下方。


       做完准备工作,苏沐秋瞥了一眼手表,确定时间无误后,整个人俯卧在地上,双腿伸直,右手扣在扳机上,左臂完全贴着地面,肘关节锁定,从而抵消部分射击的后座力,而左手腕则作握拳状承托住步枪的护木。


       右眼透过瞄准镜锁定了目标。即便是单眼瞄准,他的左眼也保持着睁开的状态,以便随时察觉周身的情况。他凝视着对面大概1000米距离处的一片废弃工厂大院,几个人影借着夜色隐藏着,却逃不过苏沐秋敏锐的洞察力。


       他快速回顾了一下今晚的行动——提早锁定最佳位置、按时到达、潜伏、瞄准并调整好呼吸、作好战斗准备——没有任何纰漏。视线停留在瞄准镜狭小的空间里,心中也平静得犹如无风的海面。


       作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苏沐秋坚信自己在行动中的作用毫不逊色于那负责近身刺杀的搭档,尽管他只是远程掩护和协助。


       每次被自己那个简直样样精通的搭档嘲讽时,他都会一本正经地反驳回去:“二战著名狙击手蒂亚斯·海岑诺尔曾说过,衡量一个狙击手的成功之处不在于他射杀了多少人,而在于他能对敌人的行动造成怎样的影响。”末了,他还补充了一句:“这就是我的信条。”


       这时,塞在耳中的无线耳机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开始行动呗?”


      “我早到位了,你在哪里?”苏沐秋沉声问道,倒不担心泄露通信,他俩的一切通信都是加密处理过的,保密性他敢打包票。


      “放心,哥也到位了,在你三点钟方向上,哦,你可能看不到。”话说得有几分随意,但他的声音却透着一丝冷静和漠然。蓦地,他吩咐道:“干掉外面的几个人开路。”


      “收到。”苏沐秋回应道。话音刚落,手指已经扣下了扳机,枪响,子弹壳弹出,视线中的几个人应声倒地。


       一枪夺命,干净利落,这就是令人闻风丧胆、代号“秋木苏”的狙击手的行事风格。


       厂房车间外的几个人倒下的瞬间,一旁借着砖石废料做掩护的另外一个人从中窜出来,手里一把折刀精准地抹过最后一个还站着的人的咽喉。那人甚至来不及出声就已永远丧失了这机会。


       那人背对着苏沐秋比了一个手势,然后毅然决然地快步迈进了厂房的大门。这一切都完整地映在苏沐秋眼里,纵使看不清他的脸,纵使搭档了数年却不曾见过面,苏沐秋也会信任他,承认自己的搭档——来历不明、代号“一叶之秋”的男人——是道上最强的杀手,没有之一。


       苏沐秋仍旧紧盯着瞄准镜,他的工作并没有到此为止,接下来的掩护和协助,他知道一叶知秋需要他自己。


       耳机中时不时传来对方那边的动静,有时只是剧烈喘息的声响。


      “准备掩护,二楼左数第三个窗户。”


      “收到。”


      “有人冲出去了,别放走。”


      “我知道。”


       苏沐秋冷静地完成着自己分内的事,子弹弹无虚发,枪枪命中,耳机那头也传来了搭档的赞叹。


      “漂亮!”


      “废话,也不看看是谁。”


       最后一条命也魂归故里,远远地能听见警笛的鸣响,苏沐秋听见耳机里传来了“咔嗒”一声打火机扣合的声音,而自己的搭档似乎是深吸了口气,道:“走第三条线路撤退。”


      “好,下次见。”苏沐秋起身,动作迅速地拆卸枪支,装回琴盒里,抹去了所有痕迹后悄声离开。


       黑道火拼、一方被尽数灭口的事件屡见不鲜,当这件事被道上的人拿来当饭后谈资的时候,当事人苏沐秋却坐在酒吧一角,抿了一口酒后咽下,嘴角含笑,心里盘算着这笔钱能支持自己潇洒多久。


       想着想着,他忽然想起了另一件委托。是了,和那个男人搭档数年,那个人的行事他也算是摸透了。接受委托这种事他从来不掺和,只管拿钱办事,别的一律不插手。所以实际操作起来都是经过苏沐秋的手,包括任务和钱,这方面他倒是信任苏沐秋,苏沐秋给多少他就拿多少,从来不过问委托人和谈定的金额。


       两天前有个人找上苏沐秋,非常干脆地付了定金,指明要抹杀一个人。这个人倒不是道上,是个明面上有点身份的生意人。无论官场还是生意场,明争暗斗的手段苏沐秋早已见怪不怪,自然是欣然接受了委托。


       现下想起这事来,苏沐秋拿出手机给自己的搭档去了一封邮件,附上了下一次行动目标的信息档案。


       以往他发邮件,对方都会第一时间回复,一般都是简单几个字,然后各自着手准备,偶尔联系商量对策,几句话就能说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仿佛他们早已心照不宣地想到了一起,默契得难以言说。


       就像他们初遇时那样,不打不相识,到自然而然地同行,再到联手抹杀掉同一个目标,最后成为搭档,在这个适者生存的世界中一路扶持着走下去。


       苏沐秋孤身一人多年,说对他没有牵绊是假,毕竟合作的这些年里他们也算得上是生死之交。可笑的是,这么多年他们居然都自然而然地掩饰着自己的真相,比如名字,比如外貌,比如除了代号以外的一切真实信息。甚至是第一次见面那会,借着夜色的掩护,两个人成功地隐瞒住了对方,之后也不曾打破这层底线。


       手机刚一震动就被苏沐秋按下,不知怎么,他心里突然蹦出些许不安。他看了一眼邮件,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


       这是他的搭档第一次拒绝他。


 


 
【Chapter. II】


       苏沐秋迈出电梯时,敏锐的神经如同嗅到了危险气息的孤狼,不自觉地就调动起了掩藏在身体中的、不合时宜的警觉。


       纵使写字楼的走廊干净的一尘不染、身边擦肩而过的都是一身正装的社会精英,纵使他自己也穿戴得人模人样,但是他很清楚,骨子里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模样。


       礼貌地敲响总裁办公室的门,苏沐秋定了定神,等待回应的几秒钟里还来得及审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对自己的这身打扮甚是满意,看不出一丝纰漏。


       隔着门,苏沐秋还是能清晰地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男声:“进来。”


       他按下了门上的扶手,动作不快也不慢,打开了办公室的门。霎时间,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已经来不及辨析是空调冷气还是无形的杀气,大脑本能的驱使下,苏沐秋身形一晃,微微躲开半步,同时抬手稳稳地接住了冲着他过来的东西。


       即使是硬纸制品,在那种速度下砸在掌心中,棱角还是扎得他生疼。


       苏沐秋瞄了一眼手里的东西,金色的烟盒有些晃眼。他试想了一下如果自己没有躲开,这玩意的方向是正冲着眉心,力道上也出乎意料的强势……苏沐秋不由地脊背一凛。


       想着那奢侈至极的烟,他心里暗骂了一声“败家”后又抬眼看了一眼正慵懒地倚在窗边的男人。


       那个人正一边若无其事地吞云吐雾,一边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门这边的苏沐秋,指尖掐着的香烟自然是这一屋子呛人烟味的罪魁祸首。


       男人虽然也穿着正装,却没有办公室外来来往往的人身上那股正经劲。衬衫倒是平整洁白,袖口稍稍挽起,领口也没有好好系着,微微露出了锁骨的边缘。至于领带,早就被抻开、很是随意地挂在脖子上。虽然是随意得一塌糊涂,可是这个人站在这里,一条腿绷直,另一条腿曲起,却无端地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丝性感在里面。


       “呃,叶总?”苏沐秋试探着叫道。


       隔着淡淡的烟雾看着他,恍惚觉得这层烟雾简直可以隔绝开所有视线。他有点不确定自己的判断,眼前这个人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他来接近目标,一早就知道对方是叶氏集团的公子,年纪轻轻却出类拔萃。可是眼前这个人,年纪上看二十五、六的样子,倒是年轻,长相也和照片上并无二致,可是落在苏沐秋眼里,却是怎么看怎么违和。


       “这间办公室里除了哥,还有第二个主人么?”对方耸了耸肩,收回目光。苏沐秋趁机扫了一眼整个办公室,倒是宽敞得很,办公桌侧面还有一个紧闭着的门,想必是临时休息用的里间。


       烟头被捻灭在窗台上一个造型古怪的烟灰缸里,他起身往这边走过来,一边抬手示意:“请。”


       苏沐秋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手里,意识到自己还握着他“砸”过来的烟盒,不知怎么,手已经下意识地熟练弹出来一根。刚把烟叼进嘴里,微微垂下的目光已经看到了他那双擦得锃亮的皮鞋。


       那样近,近在眼前。


       苏沐秋心里没由来地一慌,他不喜欢别人这么突然地靠近而他却毫无察觉。他登时抬起头,还未看清那人的脸,那个人就已经手腕一翻,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小巧的手枪停在了距离他眉心前几厘米的地方。


       他往后退了一步,脊背贴在了已经自动反锁的门上。


       黝黑的枪口深不见底,稳稳地握在那人手里,食指扣在扳机上,配着那人杀气外漏的双眸,多少有些骇人。


       苏沐秋渐渐平缓下来自己的呼吸。他承认自己刚刚确实被这家伙毫无征兆的行为吓到了,但是这里是正规经营的公司,光天化日之下,他不信这独揽大权的叶氏总裁能这么肆无忌惮。


       想到这里,苏沐秋忽然嗤笑了一声,目光大大方方地迎上了对方复杂的神色。


       看到苏沐秋脸上毫无惧意,对方嘴角微微挑起,手腕挪开,枪口冲上伸到苏沐秋口中叼着的烟的下方,食指用力扣动,一缕中规中矩的蓝色火苗窜了起来,点燃了那根香烟。


      “开玩笑的,这是打火机,造型还不错吧,以假乱真足够了。”


 


       对方和颜悦色地解释道,一边自然地取过苏沐秋手里的烟盒,抽出一根来,又用打火机给自己点上,颇为享受地深吸了一口,这才想起来伸手过来,道:“招呼刚刚算是打过了,我是叶秋,这的负责人。”


        ——还真是“打”过了。


 


       苏沐秋掩盖了自己心中的躁动,只是付之一笑,维持着该有的礼貌:“你好,叶总。我是苏沐秋,代表我司来和贵公司谈谈这次的合作事宜。”


       叶秋微微颔首,引着自己的客人在窗边的沙发上坐下。茶几上已经摆放着泡好的茶,香气袅袅,却被这一屋子的烟味冲淡了不少。苏沐秋蹙眉,顾及礼貌,纵使好烟在手,也还是捻灭了烟,端起茶杯品了一口。


       见苏沐秋如此,叶秋也客气地放弃了继续污染环境的打算,接过苏沐秋递上来的文件合同,一同探讨起来。期间话题打开,天南海北地闲聊,氛围愉快得很。


       谈了一个上午,两人还算投缘,生意上的问题迎刃而解般顺利。眼看着午时将至,叶秋起身亲自将苏沐秋送到电梯门口,电梯在两人之间缓缓关上时,叶秋意味不明地冲他笑了笑,道:“有缘再见。”


       这场生意上往来的开端确实有点不按牌理出牌,多少弄得苏沐秋有点措手不及,此时回归正轨,反而心下感慨——怎么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个人打乱套路的手法呢?


       如果换作其他人,一上来就正面叶秋这种咄咄逼人的开场白,这时应该是被恐惧感压抑得喘不过气来,还是应该私下怀疑这公司是否与黑道有往来呢?可是看着叶秋谈笑风生中夹杂着凛冽的气息,颇有生意人的精明和富人的慵懒,让人不容小觑。


       苏沐秋觉得有点好笑。因为这些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威胁,出身狼群的他会怕这么一个养在晴空下的狼犬么?


        ——开玩笑。


       苏沐秋不否认这个叶秋有两下子,不管是生意场上的运筹帷幄还是体能上的实战本事。不过倒也不觉得有多意外,现在的有钱人似乎都有点杞人忧天的毛病,没事花钱请人来训练、给自己找罪受的人数不胜数,也不少他叶秋一个。


   
       这次的目标确实不简单,不过就算自己是野路子逼出来的又怎样?怎么着也不至于输给这么一个二把刀吧?


       苏沐秋露出了一个有些嘲讽的笑容,一步一步走出了这座写字楼。


       走下台阶,面前是车水马龙的街道。四下里都是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仿若巍峨的巨人,俯瞰着浮华的人世间,权欲与人心交错着如同立交桥的轨迹,却是纠缠在所有表象之下,隐藏在内心最深的漩涡中。


       苏沐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毫无波澜的邮件箱,赌气似的“啧”了一声,转身往地下停车库走去。


 


【Chapter. III】


       苏沐秋已经一个礼拜没有收到搭档的信息了,这样的平静反而让他有点坐立难安。


       从他接到任务开始,稳打稳算一个礼拜零一天。没有了搭档的帮助,他开始仔细琢磨起自己一人行动的可能性,从远程狙击到贴身刺杀,他都斟酌过,唯独没有想过要放弃。


       到手的猎物岂有撒手的道理?


       而且于他而言,委托金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尽管在制定计划的时候,他不可抑制地感觉到有种力不从心的疲惫感。


       ——原来没有他在,自己一人真的很累啊。


       苏沐秋苦笑着在心感叹。可是遇见他之前,自己不都是单干吗?果然人一懒下来,就很难再找回曾经了。


       有那么一瞬,他甚至想彻底告别这种刀光剑影的生活,反正已经手握一笔足够余生的底钱了。


       苏沐秋强打起精神,心想做完这一单就休息一下吧。


       自从上次和目标接触过后,他对这个人已经有了大概的判断——应该算得上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他想着,一边将车停好,从地下车库出来,一路走进熟悉的写字楼里。这次他伪装的身份是生意上合作公司的代表人,进出公司也没引起什么注意。询问前台接待总裁是否在办公室里时,接待小姐忽然站起身,冲着他身后方向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叶总”。


       苏沐秋回过身,果然还是那个人,只是今天的西服穿得一丝不苟,笑容依旧透着冷静和敏锐,却不见杀气。他冲着苏沐秋点了点头,当下便谈起了生意上的事。苏沐秋对答如流,两人一边往办公室走去一边交谈,外人看来并无异样。


       可是只有苏沐秋自己清楚地意识到了问题。这个人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不仅绝口不提上次见面的事,甚至是感觉上,他也和那天见到的人不同。


       苏沐秋非常肯定这个人不是叶秋,至少不是自己见过的叶秋。可是再看这人的长相,资料上又清清楚楚地写着,叶氏只有一子……苏沐秋有点懵,谈了一会后只道自己还有急事,便匆忙离开。


       目送苏沐秋离开,叶秋叹了口气,推开办公室里间的门。


        “走了?”一个与叶秋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抬眼望了过来。


        “走了。”叶秋说道,语气不冷不热,“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拿人家当猴耍?”


        “他不笨,而且就你这小身板,估计他已经怀疑上了。”那人不紧不慢地说道。


        “他今晚要是杀上门来,看你怎么处理,笨蛋哥哥。”叶秋说。


        “呵,这回知道抱哥的大腿了。”他说道,“有人出钱买你的命,哥肯定不能让人得逞啊,不过既然动手的是哥的搭档,那哥自然是要好好会会他了。”


        “随你吧,悠着点来,我明天还要来上班。”叶秋说,手按在扶手上要开门。


        “放心放心,给报销修理费就行。”


        “叶修,”正要出门的叶秋又折回来,“我和你来往的事一直瞒着爸妈……你什么时候打算金盆洗手、回来家里看看呢?”


        “老头子看不惯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叶修苦笑道,“毕竟哥现在手里欠着多少条命呢,要不是因为你,我回来也没意思不是,在外面乐得潇洒自在……不过也真的有点累了,是时候休息休息了。”


        “别说了。”叶秋打断了他的话,似乎有些不忍听下去。


        “路是我自己选的,很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况且,我并不后悔。”叶修平静地说道,嘴唇抿了抿,而后勾起了一抹笑意。


        “你那个搭档……”叶秋欲言又止,最后索性不再提起,只道了声“保重”便转身走了出去,剩下叶修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回想着这些年的点点滴滴。


       起初离家出走或许只是一时任性,叛逆的思想左右了理智。直到陷进了黑道的沼泽地中,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再无退路了。


       此时风光无限的他也经历过迷茫无助的日子,直到遇见自己的搭档。与自己的处境不同,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孤身一人,因为身无牵挂,所以无所畏惧。彼时同为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气盛而无畏,结伴而行,倒也闯出了一番天地。


       他有能力让自己从这片泥潭里脱身,家里这边有亲弟弟从中疏通,他想回到公司不是难事。可是他不得不承认,放不下那个人,这已经成为了阻拦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


       他点起一支烟,深吸了一口,任由这种呛人的气味麻痹自己的嗅觉。抽完一根后,他没再放纵自己沉沦其中,而是倒头在床上,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自己的搭档这几天发给自己的邮件,有一封里甚至写了自己的行动时间。


       真是信任自己啊。他不禁笑了起来,却依旧没有回复一个字。


       里间的单人床相当舒服,叶修躺了一会,感觉到困意席卷而来,他也没有反抗,想到今晚免不了一场要和那个人打上一架,疲惫感也缠了上来,索性借着睡意养养神。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办公室的电话适时响起,叶修接了起来,是秘书打来的,照例询问是否需要为他订餐。这两天叶秋不在时,叶修便在这冒充,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学识见识上也相差无几,几天过去了也没人察觉到换了人。


       想想也饿了,叶修也不客气,反正花的是亲弟弟的钱。


       吃过晚饭,确认公司里的职员都下班离开,叶修把办公室的灯点熄灭,只点亮了一盏办公桌上的小灯,自己则坐在窗户的死角位置上。自己的搭档行事稳重,这种单人行动,不管他是又架起擅长的狙击步枪,还是负枪杀进来面对面解决目标,叶修都淡定地抽着烟,不慌不忙地等候着对方大驾光临。


 


 


【Chapter. IV】


    
        苏沐秋已经很久没有近距离执行刺杀任务了,自从有了搭档在,他只管负责远程协助,这倒遂了他的愿,让他珍爱的狙击步枪还能派上用场。


       可是这次不同了,他得自食其力。


       穿着一贯的贴身风衣,身上藏了两把手枪和不少子弹。苏沐秋给手枪上膛,绕过楼外的监控,在一个死角处撞碎了玻璃,利落地翻身进去。


       走廊里漆黑一片,只有一点点微光。常年夜晚射击使得苏沐秋的夜视能力出乎一般的好,更何况白天来过几次,已经把这座楼的布局摸索地差不多了。


       他一路小跑,边走边破坏沿路的监控,直至爬上了顶层。


       十几层高的楼,爬起来不喘才怪。苏沐秋躲在楼道拐角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总裁办公室里透出来几缕微光,他知道那个人在里面,仿佛是在等他。


       他不怀疑这种可能性,毕竟对方也是有点本事的人,坐以待毙不如主动迎击。苏沐秋现在清楚地意识到这次委托的困难程度,不然区区一个公司总裁,哪里用的上他这种道上出了名的杀手。


       但是事已至此,只有专心应对。苏沐秋调整好呼吸,小心翼翼地挪到门边,用肩膀撞开了门后,双手握着一把枪举起,枪口在屋子里扫了一圈,锁定住那个坐在台风前的人影,枪声接踵而至。


       叶修身形一闪,早已躲开,那颗子弹打灭了屋子里唯一的光源。


       苏沐秋也料到自己没那么容易得手,视线暗下来之后第一个反应便是退出屋子。可是刚一后退,想起来上次来时,这办公室的门似乎可以自动反锁。


       心下一凉,后背贴在了门上,果不其然,门已经锁住了。迎面而来的是什么他无从得知,只是在杀气的逼迫下做出反应。


       苏沐秋纵身往右前方躲去,同时左手也拔出怀里的另一把手枪。身子还未站直,他索性就那么单膝跪着,双手抬平,凭借直觉扣响了扳机。


       两颗子弹几乎同时窜出,角度刁钻得足以暴露出苏沐秋想要完全封锁目标退路的打算。办公室不算大,但也绝对不小,叶修那边虽然看不清苏沐秋开枪的方向,但也凭声音判断出来。


       赶在开枪前手腕一翻,折叠式的防身棍从袖子里滑出来,“刷”的一声,一头已经攥在手里,另一头延伸开,连接处自动固定住。


       叶修躲过一颗子弹后已经知晓另一颗也正冲着自己而来,肯定躲不过去了。他抬手,防身棍挥动起来,竟准确地迎上了苏沐秋送出的子弹。


       子弹的力道之大让那根防身棍差点脱手,叶修握紧棍子,上前几步,防身棍迎头劈下,苏沐秋此时已经站立起来,见状,握枪的两只手忙交叉举过头顶,双腿分开,接下了这一击。随后两手腕夹紧,同时身形向一侧微倾,抬脚直直踹了过去,正冲门面。


       叶修的反应也不慢,顿时手腕一拧,硬生生地迫使苏沐秋身形晃了一下。随后他松开了双手,面对苏沐秋与此同时踢过来的左腿,叶修不退反迎,左手精准而大劲地抓住了他的小腿,而后另一只手也快速制住他的膝窝,不顾苏沐秋的反抗,准备抬腿用膝盖撞向对方的身下。


       苏沐秋刚刚就有些站立不稳,这么一折腾更是挨了一下后便摔了下去,不过他也没放过叶修,连带着他一起倒了下去。苏沐秋立马抽回自己的左腿,翻身起来,同时毫不犹豫地朝着叶修开了一枪。子弹距离两人太近,那一声枪响颇有震耳欲聋之势。


       枪响之前叶修已经有所预判,手撑着地面一个旋身,堪堪躲过了夹杂着呼啸风声的一击。


       防身棍已经被苏沐秋扔到了一边,判断对方已经失去了抵抗的武器,苏沐秋稍稍大胆起来,知道对方有意和自己拉开距离,双枪在手,锁定在叶修身上。


       直觉有什么东西朝着自己砸了过来,却不再是烟盒这种小玩意,而是金属质地、奇形怪状的东西。苏沐秋抬手,一发子弹射出,与那东西碰撞,擦出了些许火花。


       那应该是那天窗台上的烟灰缸……苏沐秋后知后觉地想着。


       苏沐秋继续开枪,两枪各一发,逼得叶修一个翻滚躲到了办公桌后面。


       等到苏沐秋一步一步挪动到办公桌前时,直觉脚下有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目光向下查看的瞬间,勾住他脚踝的东西往前一拽,苏沐秋险些又被带倒下,幸好扶住桌子边沿勉强站稳。这时他才看清那是一把透明的直伞。


       苏沐秋暗骂了一句这都什么套路,屋子里有什么用什么啊?


       叶修手里不只有一把直伞。此时两把伞在手,钩状的伞柄勾在一起,在叶修手中俨然用成了双截棍。


   


       他手上的力道又大,甩动起来威胁力也不小。苏沐秋忙乱中开了两枪,都没有打中。此时被逼得后退了两步,而叶修也抓紧机会,扔掉手里的伞后,摸出来自己随身携带的折刀,以极快的速度冲向苏沐秋,手腕一翻,没有直冲着咽喉,而是在他的左手腕上划了一刀。苏沐秋吃痛,不自觉地松开了左手的枪。


       可是叶修这一击也是给苏沐秋提供了空档,原本握在左手中的枪落地的瞬间,苏沐秋一个转身,右手的枪已经直指向叶修的眉心。


       对峙霎时间由动态转变为静态,然而这一切才仅仅过去了不到三分钟而已。


       “别动,这可不是打火机那种玩具。”苏沐秋冷冷地说道。


       叶修嘴角上扬,看起来并不在意,自觉地举起双手。苏沐秋单手持枪,步步紧逼。叶修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瞥了一眼对方被自己划伤的左手和举枪的右手,忽然调侃道:“枪都拿不稳,留这手何用啊。”


       苏沐秋的手纹丝不动,道:“你还管得了这么多吗?”


        “怎么管不了啊……”叶修说,话音未落,眼看着距离适当,他突然抬手抓住了扳机和扳机附近的枪管,一边朝反方向迅速转体躲开射击范围。纵使苏沐秋第一时间扣动了扳机,子弹也只是与叶修擦肩而过,顶多是皮外伤。


       而叶修在得手后反而放开了手,同时又摸出来他的折刀,一步上前,刀刃砥在了苏沐秋的咽喉处。苏沐秋的枪口调转,顶在了他的额头上,可是叶修眼里毫无惧意意。


        “你确定你的枪里还有子弹?”叶修悠闲地靠近他,在他耳边戏谑般问道。


        听了他这般自信的话,苏沐秋暗暗咽了口唾液,可是刀刃此时就卡在脖子上,喉结滚动都有些难受。


        叶修继续说道:“你的枪是柯尔特M1911改制版,可容纳七发子弹。你这个人潜意识里是右手为主,即便双枪在手,也是右边的子弹耗得快,所以我只好先逼你放开左手。从你进屋到现在,刚好7颗子弹耗尽,我说的对不对?”


        “你到底是……”苏沐秋的嘴唇微微张翕,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一丝慌乱。他的枪确实被他自己改动过,甚至已经从外面上做了伪装,很难看出原本的规格型号。


        “呵呵,”叶修笑道,“你拿我的命去领赏钱,这无可厚非。那如果是我拿着你的命去见你的老板呢?”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叶修忽然收回了刀,一字一句地说道:“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是道上出了名的杀手,代号一叶之秋,秋木苏。”


        “你?!”苏沐秋惊得说不出话来,不过细想刚刚交手时,这人的风格,以及对自己的了解……


        “我叫叶修,至于你的目标叶秋,那是我弟。你说,得知有人要我弟的命,我这个当哥哥的不出来管管,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这说话的语气,苏沐秋已经确信这人就是自己多年的搭档了。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阻止我?”苏沐秋挑眉,虽然他不在意今晚这场闹剧,可是这件事说白了是叶修在算计他。


       和自己的搭档说话,口吻上自然而然地就亲切了几分。


        “阻止你挣钱吗?”叶修似笑非笑道,“况且哥也想和你好好谈谈了。”


        “哼,因为你,这笔委托金算是不指望了,说吧,你拿什么来补偿我?”苏沐秋撇了撇嘴,道。


        叶修轻笑了一声,贴在苏沐秋耳边道:“哥把余生赔给你怎么样?”


        苏沐秋脸色一红,再看叶修眼中的诚意,忽然也就不想再挣扎了。


        两颗挣扎在最冰冷的黑暗中的心,是不是也该有它们的归宿了。


 


【END】


评论 ( 2 )
热度 ( 61 )
  1. 夜雨凝霁落殇羽逝 转载了此文字
    小逝的打戏一直很精彩,无论是《共生》里的阴阳师喻黄,还是这篇《殊途同归》里的杀手伞修。每一句都能有画

© 夜雨凝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