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雨霁,月色凝楼。

瓶邪√黑花√

伞修√双花√喻黄√韩张√

曦澄√忘羡√追凌√双道长√

[全职/韩张]双梦

我所认为的韩张的感情,就是像文中这样没有什么水到渠成的成分,他俩的爱情就是需要有人或者事推波助澜。


老韩是个不太懂爱情这方面事的汉子,新杰就算明白也太过冷静理智,说不出口。


双花和林方的催化剂用的恰到好处。


韩张其实很幸运,和我所认为最甜的喻黄一样幸运。时光深长,斗转星移过后,他们俩还在霸图,带着大漠孤烟和石不转朝着荣耀前行。

搭档两个字,经历了年月蹉跎之后,脆弱的还不如一张薄纸。

有的成为对手,你死我活。
有的再不相见,天各一方。
甚至生离死别,阴阳两隔。

在见过了这么多的遗憾过后,他们终于能够明白,“真正合拍的搭档,许多时候,只有一次相遇的机会。”

于是他们抓住了这个机会,成为彼此梦中的人。


韩张的感情处理的真好,好喜欢这篇文(๑Ő௰Ő๑)


十水七木:

-情节上为原著《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一如既往》的后续,背景第九赛季总决赛后

  
  

-双向暗恋;含双花、林方

  
  

-OOC请讲,bug请讲,撞文请讲,tag不合适请讲

  
  

 

  
  

-0-

  
  

        张新杰猛地睁开眼。

  
  

        楼下昏黄的路灯把夏木的繁盛映在窗帘上,成线成面的阴影拼出半部分的树冠,枝桠上生长着的叶子随着夜风慢慢地摆,那片片的影也就慢慢地晃。

  
  

        他盯着昏黑的天花板看了许久,听着心跳逐渐平稳,这才掀起被子下床。

  
  

 

  
  

-1-

  
  

        张新杰清楚自己房间的布局,更何况早已适应黑暗的眼睛完全能看清家具的轮廓。他摸过眼镜戴上,趿着拖鞋走到桌子旁边。

  
  

        远离床的一边,放着他的手机。

  
  

        他长摁了开机键,拢起的四指一松,手机就又砸回到桌面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

  
  

        漆黑的屏幕上逐渐显现出白色的图标,张新杰没有去看。无论是睁眼还是阖眼,相似的黑暗几乎别无二致。他立在茫然里,徒劳地睁着眼,回忆自己的梦境。

  
  

        他的队长。

  
  

        他梦到韩文清的唇开开合合,最后的一个字落在交碰的齿间。

  
  

        无声的梦里,那口型拼出了三个字。

  
  

        我爱你。

  
  

        可是……

  
  

        怎么可能。

  
  

        又怎么行。

  
  

        张新杰长长地叹一口气。

  
  

 

  
  

-2-

  
  

        大脑像是在自发地发出噪声,贴附着的耳膜传来混乱且不间断的杂音。张新杰知道那不是房间里真实存在的声音,是自己的声音。

  
  

        自己,乱了的声音。

  
  

        他从没有想过,心绪的波动可以扯住唇角的肌肉,扯得它一跳一跳地抽,混着忍泪一般的错觉,带来控制不住的颤抖。

  
  

        手机苍白的光线里,张新杰撑住桌面,垂着头许久没动。

  
  

        这是第五次了。

  
  

        不是第五次梦到韩文清,而是第五次梦到他的越界。

  
  

        第一次,大漠孤烟顶着个硕大的文字泡:“我听说你喜欢我,既然是搭档,可以尝试一下。”

  
  

        第二次,微博认证的韩文清在二月十四艾特了张新杰。

  
  

        第三次,电脑停留在和大漠孤烟的聊天界面:“我在俱乐部门口等你,出去吃个饭,顺便说一下你和我的事情。”

  
  

        第四次,桌面上留了个纸条,龙飞凤舞的字体甚是清晰:“我爱你。”

  
  

        第五次,这一次,韩文清直视着他,唇形直白。

  
  

        张新杰从没有想过,常年不见光的感情在被白日里的理智无情镇压之后,会爆发得如此激烈不可控。

  
  

        可是啊,这就像是一座沉睡过积年的火山,在滔天热浪的宣泄后,留下的只是惨白的石灰,和再次不断堆积的渴望。

  
  

        恶性循环。

  
  

 

  
  

-3-

  
  

        楼下有晚归的车,在某一瞬照亮窗户。

  
  

        张新杰想,你真是窝囊。

  
  

        一面在用理智压制感情,一面又在内心觊觎他能靠近。

  
  

        你看,你几次梦到他,全然没有所谓的春情荡漾,成年人式的感情宣泄不见踪迹;有的只是也全是支离破碎的片段——他主动靠近的片段。

  
  

        甜里泛着苦,却又偏偏带着校园式的纯情。

  
  

        可是你明明知道不可以,明明不肯雌伏,明明清楚毫无希望。

  
  

        却还在心里暗藏期待。

  
  

        想清楚一件事是一件事,保持想清楚这件事的状态是另一件事。果然如此。

  
  

        张新杰咬紧牙。

  
  

        他想,即便如此,也再不能这样了。

  
  

        桌子上的手机停留在锁屏的界面。霸图的图标之上显示着日程表和倒计时。

  
  

        23:57。

  
  

        距离第九赛季总决赛还剩:0天。

  
  

        光芒暗了一下,几秒之后,手机再次黑屏。

  
  

        他站了很久。

  
  

 

  
  

-4-

  
  

        一向强硬的霸图,始终稳居强队的名单,目标直指冠军。第九赛季又逢张佳乐林敬言正式作为霸图队员出战,可谓又一个拿下桂冠的好时机。

  
  

        然而种种原因致使霸图人折戟于亚军之位,这一次的失利,来得使人尤其难过,也更使人重振雄心。

  
  

        张新杰盼着,盼着三位老将能在职业生涯的末期再得冠军——无论是出于私人情谊,还是出于对霸图的热切期望。

  
  

        他坐在七点多的阳光里吃早餐,难得的有些走神。

  
  

        前一晚,霸图主场,随机地图。

  
  

        体力、反应,这是霸图输掉的主要原因。而在新的赛季,他们将会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如何调整训练节奏和战术安排是这个夏休期一定要搞清楚的。

  
  

        前一晚,又逢旧梦,彻夜辗转。

  
  

        张新杰却束手无策。

  
  

        他非常清楚这个假期的重心。张佳乐和林敬言,他们来到霸图,为的都是这个目标。他不想辜负自己,也不想辜负霸图辜负荣耀。冷暗雷和百花缭乱,随后是零下九度和石不转,再加上灵魂视角看到的大漠孤烟和罗塔——十几个小时前,这些角色的先后倒下,暗示着的既是结束,也是可以开始的、值得期待的新征程。

  
  

        可是为什么精神稍稍放松了些微,就又陷进自己心底的虚妄里了?

  
  

        他垂下眼,心不在焉地吞下最后一口白粥。

  
  

 

  
  

-5-

  
  

        从食堂去训练室的路上正碰到同行的林敬言和张佳乐。

  
  

        张新杰停下脚步,不露痕迹地打量了下两人。林敬言没有再像比赛刚结束时一般强迫自己微笑,此时用以问候的笑意自然从容了许多;而张佳乐则像是想清楚了一些事情,神色释然,正偏头和林敬言说着什么,听到张新杰的脚步声才反应过来。

  
  

        他加快几步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伸手就勾住了张新杰的肩膀。

  
  

        张新杰带着点笑看他。朝阳正好,拖出不长不短的影子。

  
  

        他问扎着小辫的前辈:“我猜你是要跟我说,要不了两天就走了吧?”

  
  

        张佳乐有点不好意思,拍拍他,动作里藏着点安抚:“放心放心,我会提前归队的。而且如果和叶修抢Boss啊什么的都可以找我啊,保证随叫随到!”

  
  

        张新杰在心底笑出了声,旁边林敬言毫不留情地接口:“随叫随到?你以为你是去哪儿?”

  
  

        张佳乐瞪起眼:“当然是回昆明老家啊。”

  
  

        张新杰明知故问:“不先去北京?”

  
  

        “还去北京干什么他们早就夏休了。”

  
  

        说完这话,张佳乐愣了一下才突然还了神,“哎哟”一声,咬牙切齿地指着张新杰和林敬言大骂心脏。

  
  

        张新杰看着他生无可恋的表情,立在暖阳里的身体从深处生出些欣喜,又生出点悲伤。

  
  

        他不肯去浇灌前一夜那些零碎复杂的情感,只想放任它们慢慢干枯。他劝慰自己,再放放,再放放,或许以后就好了。

  
  

        这些不能用理智来把握的未来,只有“或许”这么令人心生不安的词语才能形容。

  
  

 

  
  

-6-

  
  

        张新杰只在训练室做了些强度不大的练习就放弃了。

  
  

        心里不静,怎么可能练出感觉。

  
  

        他松开鼠标,揉揉眉心。暗下来的屏幕上映出他不佳的脸色。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提前半个小时午休,补上前一晚的失眠。

  
  

        后来陆续有年轻队员来告别或是提前告诉他离开的时间。外省的年轻人们常年漂居,心里念着家,逢上一年一度的大假,巴不得路上的时间都被斩到最短;张新杰看着这些霸图的未来,全部都仔细叮嘱了安全,这才收拾东西去吃午饭。

  
  

 

  
  

-7-

  
  

        站在宿舍走廊里开门的时候,他正碰上自己的队长。

  
  

        韩文清刚从房间走出来,身上套着霸图红黑的队服,短茬茬的头发还湿成一绺一绺的,显然是刚起床洗了澡的模样。

  
  

        张新杰的拇指摁紧了尚在锁孔的钥匙,唇角微微抖了抖。

  
  

        他扫一眼韩文清身后的房间,略显杂乱,但是没有收拾了行李的迹象。见韩文清丝毫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他提着一口气,只好自己打开话题:“韩队这是……昨晚没睡好?”

  
  

        面色同样不佳的韩文清看着他,像是反射弧略长了些,缓了缓才答:

  
  

        “嗯。”

  
  

        你看,连开口都这么简练。

  
  

        张新杰转了转钥匙,锁舌发出清脆的声音。

  
  

        “我们第十赛季再来。叶修前辈也好,轮回也好,霸图都可以把他们打败的。队长你也没必要通宵练习,伤身体。”

  
  

        韩文清还没来得及问他是怎么看出来自己熬夜的,张新杰就推开门进了自己的屋子:“我先休息了。队长你早点去吃午饭吧。”

  
  

        韩文清又是只来得及再“嗯”一声,还没补上什么话,那边门就已经关上了。

  
  

        他眼见着对面房间里的阳光投在地板上又散进屋里,那光亮的形状从一整个长方形渐渐变窄变细,慢慢地成了一条缝并最终消失在与门框的交接处。

  
  

        张新杰背对光芒,淡金色洒了半身。他始终垂着眼面无表情,镜框隐在浅灰的阴影里,肩线齐整的衬衣与细白的颈分开了些许,侧着的角度正露出小小的一截锁骨,让韩文清又生出些躁动不安。

  
  

        他难得的有些不知所措。张新杰就像是他带起来的学生,过去的五六年里,他亲眼看着他一步步地变得意识成熟羽翼丰满,最后成了个全荣耀佩服、各战队想挖的专职牧师。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韩文清似乎有些不满。

  
  

        江流石不转。当年那个尚还稚嫩却也硬得像个石头一样的少年,早在他注意或是没注意到的地方,紧跟霸图的脚步一起成长,并最终长成了个足够吸引人的青年。

  
  

        吸引人这一点,尤其能在梦里表现出来。

  
  

        脸色愈发的冷硬,韩文清也没有去吃饭,在紧闭的门前站了会儿,还是退回了房间。

  
  

        吃什么饭,再冲个凉水澡才出得了门了。

  
  

 

  
  

-8-

  
  

        决赛之后那夜,韩文清关上电脑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东面的天空正从深蓝里慢慢的泛出来微浅的颜色,以夏天的情况,太阳将很快从那里升起并重照天地。

  
  

        过去的十二个小时满是复杂。

  
  

        等待总决赛时的期待和兴奋。

  
  

        冷暗雷倒下时心生的焦急与狂暴。        

  
  

        错失冠军时的遗憾和坚定。

  
  

        聚餐时的勉强微笑。

  
  

        躺在床上时的辗转反侧。

  
  

        总决赛的带来的亢奋还停在身体的每个角落。无论是荣耀本身的魅力还是在最高舞台斗争所激发出的血性,都随着血液快速的涌动一遍遍地冲击着头脑。

  
  

        从心脏出发,以心脏作结,循环往复。

  
  

        他躺不住,索性又爬起来打开电脑做练习,等到终于有些倦意的时候,竟是已近日出。

  
  

        他大敞着倒回床铺,转眼入梦。

  
  

        不知是因为充沛的精力未被宣泄殆尽,还是因为长久的备战限制了放纵,再醒来的时候,韩文清的内心颇为复杂。

  
  

        他有些烦躁地搓洗着床单,走形式一般地反思自己——以及那个带着绮色的春梦。

  
  

        夜色拢起的混沌和迷蒙里,他上了自家严谨寡淡的副队。

  
  

        居然,上了,张新杰?!

  
  

        靠,这他妈是个什么事。

  
  

 

  
  

-9-

  
  

        韩文清找肥皂找得毫无目标,把房间翻得一片混乱,像是他和成锅粥的大脑。

  
  

        搓床单的时候他想,不对啊,张新杰素来冷清,像昨晚上那样意乱情迷不断沉沦的姿态,自己怎么可能见过……

  
  

        那他妈的这梦怎么就这么真实?!

  
  

        其实……也不是没见过类似的,韩文清换了水,又仔细想了想。

  
  

        第四赛季的时候,刚满十八的张新杰尚还架着个规规矩矩的学生眼镜,仍是个孩子模样就不得不挑起副队长的重担;哪怕是能力再出色思维再超前,本质上也不过就是个成了主力的新人。

  
  

        现在的韩文清多少还算是稳下来了一点;二十刚出头那两年,他的性格比现在还要烈上许多,再加上嘉世连续三年碾压全联盟带来的心理压力,霸图的队长简直就是块儿常温下都能着起来的白磷。

  
  

        最早磨合的时候,他总觉得这新副队顾虑太多,变着变着这“顾虑太多”就变成了“是不是有点窝囊?”,让他自己都开始质疑自己最初的判断了。

  
  

        于是,连着在一个星期里当着全队吵了三次架之后,受不住压力的张新杰终于病倒了。

  
  

        他也是在那时候见到了双颊泛红难得乖顺的张新杰的。

  
  

        韩文清不怎么接触那些用来宣泄的片子,下位者到底该是怎样的神色他根本不清楚。他只知道梦里的张新杰也是一副顺从的模样。那人弯着肘勾住他的脖子,全身腾起绯红,听凭自己用顶撞扯着他一起沦陷。

  
  

        停!

  
  

        韩文清突然放了手里的床单,两排牙齿磨了磨,也不知道是在骂自己瞎想还是在嫌弃自己太容易情动。

  
  

        他只能用沾着肥皂沫子的手去开花洒,冷水兜头浇下又打湿了新换的睡衣。

  
  

 

  
  

-10-

  
  

        韩文清心里揣着点不自在,又见张新杰寡言逃避的模样更觉得心里添堵。他盯了半晌的门,回屋又做了会儿训练浇了火气才出门。

  
  

        食不知味的一顿午饭后,他爬上楼,一转身正看见训练室开着门,四个人分了三台电脑,各有各的事情。

  
  

        林敬言正站在白言飞身后,一手扶着桌子,一面微弯了腰盯着屏幕。韩文清推门进去的时候正看见他另一手的食指击在了空格键上,暂停了全屏的视频,偏头说:“你看这里,如果再冲快一点的话,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就罩不住了,但是如果在三秒以前——就这个位置,避开无浪的话,会轻松一点。你遇到的新秀墙和王杰希孙翔的不一样,以后……韩队?”

  
  

        韩文清点点头示意,自己也去开了个电脑。

  
  

        白言飞旁边坐着张佳乐,第一弹药扛着那些卸不掉的包袱,在媒体的眼里难免多了不少悲情的意味。然而此时他正浏览着那篇名为《兴欣,目标冠军???》且引起巨大轰动的新闻稿,一见韩文清进来了,就朝屏幕努努嘴:“你比我还多忍他一年,真是辛苦了。”

  
  

        韩文清冷哼一声,明显是不予回应的态度。

  
  

        张佳乐笑起来,“听说当初叶修退役的时候你还骂他来着,现在他又杀回来——这可是个大难题啊。”

  
  

        林敬言停下总决赛的录像,装出一脸的嫌弃问张佳乐:“怕了?”

  
  

        张佳乐笑骂一句“屁”,随即停顿了一下,敛了挑衅的意味。他没有再看他们,又从桌面调出来训练软件,操作着百花缭乱站在空无一人的界面上,不为掩护谁或是进攻谁,自顾自地打出一套百花光影来:

  
  

        “叶修真的回来了。谁不是拼着命地去抢冠军?那些嘲笑兴欣的记者啊评论员啊什么的,都该回荣耀里再从新手村重升一遍级,看看这人究竟带出来了个怎样的队伍。”

  
  

        表面上他同叶修摩擦不断,事实上却也都深知双方的最终追求和对彼此的定位。

  
  

        “目前而言,兴欣的个体大多发挥不稳且质量一般;但是,整体允许缺陷,相互补足。”林敬言直起身子接口道,“简直就是和霸图完全相反的节奏嘛。”

  
  

        最旁边的宋奇英停下手头的训练,端正地坐好了听这几个人的评价。他下个赛季才会出道,却也知道这是老将提醒他们自己的方式,同样也是想对全队叮嘱的话。

  
  

        紧接着,有人踏进训练室,用偏冷的声音总结发言。

  
  

        “缺陷每个人每支队伍都有。而我们的缺陷有些相似,这就像是近亲结婚,更不容易相互弥补。”

  
  

        韩文清扫一眼从门口走进来的张新杰,又在双方视线相碰之前偏开了眼睛。张佳乐手下的百花光影还没有停下来,纷乱的技能铺满视野,用闪烁捕捉住了所有人的眼球。

  
  

        “要注意对自己的保养,也要注意和所有人的互动。”

  
  

        韩文清站在队友之间,握紧拳头。

  
  

        “下个赛季,开始轮换。”

  
  

 

  
  

-11-

  
  

        有个不苟言笑的队长不代表队伍缺乏欢笑。

  
  

        即便是有“一天内完成总决赛第三轮复盘并整理好复盘资料发至所有队员”的要求压着,几个人凑在一起倒是没了平时的肃整,一人几句,一面挖自己的不足一面又挖着轮回的不足。

  
  

        韩文清偶尔也想控制一下吵吵嚷嚷的场面,最后还是败给了这一批人——早的第二赛季就出道了,晚的现在还算是青训营的一员。他看着他们摆脱了比赛刚结束时的难过,再加上正当夏休期,于是也就只能听凭太阳穴跳一跳,叹一口气忍了:闹就闹吧。

  
  

        直到又一则消息炸在荣耀圈:

  
  

        “孙翔、一叶之秋,以2800万的价格共同转会轮回战队。”

  
  

        韩文清越过面前的显示器,正对上张新杰勉强稳住的表情。

  
  

        不是没有想到过这番变动,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这么快。

  
  

 

  
  

        张新杰揉揉眼镜鼻托压着的地方,又重新调出整理了百分之八十的文档:“来,重修。”

  
  

 

  
  

-12-

  
  

        第十赛季之前的夏休期可谓一片硝烟。

  
  

        既孙翔转会后,肖时钦也很快地回到了雷霆。张新杰旁观着这些变动,心里琢磨着在嘉世的一年会对他们的风格产生怎样的变化。

  
  

        等到一群人整理完夏休期的集训计划之后,这个星期的Boss早就又被兴欣勾走了好几个了。陆续有人去吃晚饭,最后偌大训练室就只剩了正副队长,最后一个离开的顾及着空调的清凉,还好心地关了门。腾出手来之后的张新杰这才有时间看职业选手群里的聊天记录,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心里还被那粉梦塞得难受的韩文清见他脸色越来越差,终于坐不住了,这才走过去站到他的身后:“怎么了?”

  
  

        张新杰满心的就只剩了夏休期夏休期夏休期,各种集训计划各种战术战风堆了一脑子,听他问就答:“叶修在网游里的动静越来越大了。”

  
  

        “哦?”

  
  

        韩文清弯下腰来看他的屏幕,带着疑惑的语尾上扬了些,显然也是还没来得及看群。张新杰修长的食指划过消息记录里的个别字句,示意给他看:“这个夏天各个公会会长都不会太好过了。如果说之前是因为大家腾不出手来,那到了现在怎么还抢不……”

  
  

        修剪齐整的指甲停住不动了。

  
  

        张新杰本想偏头和韩文清说话,不想他居然就凑在距离右肩两指宽的位置。

  
  

        张新杰看着他的眉目近在咫尺,一想到那双抿起的唇曾在一片虚无中开合成他最想隐藏的三个字,他的右手就反射性地握紧了鼠标,脊柱猛地绷紧,整个人都怔住了。一个“过”字冲过嗓子眼却停在了口唇上,愣是没能说出来。

  
  

        大脑像是在飞速地转动,又像是已经停滞罢工了。

  
  

        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应该面不改色地继续自己的分析,然后安排出轮值以应付叶修的抢Boss大业。

  
  

        可是他什么都说不出口。

  
  

        就像意识已经不能控制肌肉了一样,在他从没有经历过的距离内,脆弱的布衣牧师束手无策地面对拳皇,满脸的惊惶无处躲藏。

  
  

        短短的一点五秒,卡住了呼吸,就长得像是又从第四赛季重来了一遍。

  
  

        他眼里的韩文清面色不变,看他一眼,替他说出来剩下的一句话:“尽快排出来去网游里的安排表吧,下次你先别上号,跟着我看看情况。”

  
  

 

  
  

-13-

  
  

        韩文清是故意的,他故意凑近了张新杰。

  
  

        年轻的副队除了晨练不常见光,屏幕的白光一照,再让黑色的眼镜腿一衬,更显得肤色白皙。

  
  

        韩文清嗓子一紧。

  
  

        不足十公分的距离里,他看到了张新杰一脸的惊慌失措。

  
  

        这人一向冷静得令人发指,待人接物从不失于礼数,顺手得像是什么都在他的预料以内。

  
  

        韩文清知道张新杰的大脑里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虽然这副队鲜少和自己提及工作以外的事情,但是韩文清就是知道,想要做到什么都信手拈来、什么都有足够的把握,张新杰的头脑就要像图书馆一样充实且有序。

  
  

        许多事情,他不说,不代表他没有想法。

  
  

        也就是这样一个人,保证了自己和霸图全队的不断进攻。

  
  

        韩文清故意凑近他,试探的是其实是自己的想法——他并不介意这个明显不合适的距离:即便他们都是男人,但是在他的副队面前,他很舒服。

  
  

        而他梦到这个年轻人陪他堕入情欲,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韩文清没有说话。

  
  

        可是眼见着一向把自己包裹得好好的副队露出来这样受惊的神色,韩文清又生出来些不忍,只能语气平平地安排好剩下的事情,然后他就眼见着张新杰匆匆忙忙地拿过档案袋离开了训练室、连电脑都忘了关。

  
  

        刚刚我的脸色有那么差嘛?!

  
  

        还是因为凑得有点近?

  
  

        韩队长黑了脸。

  
  

 

  
  

-14-

  
  

        对荣耀女神的爱冲淡了许多感情。

  
  

        灰角的野图Boss流氓杀手丁龙刷新得令人措手不及,那时候轮换着盯网游的表刚刚排出来,韩文清和张佳乐刚好都方便,就齐齐上了线。

  
  

        而张新杰也无条件服从队长的安排,放开了手什么都不参与,就只安静地围观局势。

  
  

        他才不肯承认自己当时头脑一片混乱,根本不具备拒绝或是争论的能力。

  
  

        盯了会儿韩文清后脑勺上短茬茬的发,张新杰后悔于当时自己的太过失态——明明是已经习惯乃至放弃了的暗恋,怎么那人稍有靠近,自己就又方寸大乱了?

  
  

        关于家庭,关于荣耀,关于爱情。

  
  

        踏上这条路有多难。

  
  

        走在这条路上又有多难。

  
  

        遇到谁,期待谁,辜负谁,又寒了谁的心。

  
  

        张新杰摆出来这些问题,又一个个地填上了空。他握紧手心石不转的账号卡,强迫自己坚定心思。

  
  

 

  
  

-15-

  
  

        十二家公会一千多个角色,乌泱泱地堵在街市里,人挨人人挤人,围观完大神扯皮互撕又开始乱糟糟地抢Boss,那场面混乱得简直是惨不忍睹。

  
  

        张新杰听着叶修的垃圾话,又眼见着兴欣从群众眼前颇为心脏地拉走Boss,只能叹一口气——叶修这人在荣耀上的发展太过全面,即便是同为战术大师的剩下三人,也都不能这么擅长指挥团战、拿捏心思,各个战队在高级材料上怕是快要有亏空了。

  
  

        怎么弥补这个漏洞,是又一个难题。

  
  

        一个转眼,他正看见张佳乐开着个有些陌生的网站,他还没来得及问,张佳乐就先答了:“改签机票,晚点再回去。”

  
  

        张新杰也没太注意,遗憾了一下就又惦记上材料了,根本没注意到数量那一栏填了个“2”。

  
  

 

  
  

-16-

  
  

        早知道肯定不来。

  
  

        韩文清觉得自己这会儿的心情相当复杂。

  
  

        百鬼夜行活动正式结束的第二天,上午十一点,他在张佳乐的房间遇到了孙哲平。

  
  

        这话说得有点暧昧,问题是,的确就是这样的。

  
  

        韩文清不可能奢求夏休期的大家都能像张新杰一样,也保持良好科学的作息,所以他十一点了才去敲张佳乐的房门:前半个月的训练报告该交了。他还特地提前给张佳乐去了电话,弹药专家答得顺口:你来我这儿拿?哦,我没在训练室啊,宿舍呢。

  
  

        等着开门的时候他听见张佳乐正喋喋不休地和谁说着什么,语速飞快、嗓门极大,一猜就是在抱怨前一天霸图全队被兴欣阴了的“光辉”事迹。韩队长还以为他是在打电话,不想,来开门的却是义斩那位。

  
  

        这俩人的故事在全联盟闹得风风火火,甚至有粉丝直接把双花的同人本寄到霸图来。虽然没什么可心虚的,韩文清还是登时觉得有些尴尬,迫切地想拉个人来证明下“这只是个意外”。

  
  

        张佳乐本来正窝在电脑前刷论坛,一听韩文清到了,吵吵嚷嚷地就直接把他请进来了。

  
  

        韩文清觉得自己有必要再黑一次脸。

  
  

        孙哲平也不和他客气,俩大老爷们都是前两赛季出道的,认识都认识这么多年了,又都不是计较虚礼的人,打了个招呼就让开了房门,意思相当明确。

  
  

        于是张新杰吃完午饭回宿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张佳乐脖子上留着个扎眼的红印子,正掰着手指头跟孙哲平细数叶修给霸图带来的巨大损失,那叫一个唠叨不能忍,简直就和黄少天上身一个样;韩文清坐在一旁听,手里拿着份报告——张新杰只扫了一眼就知道,虽然霸图队长看上去仍是一副冷着脸的臭脾气模样,实际上估计早就不知道神游到哪儿去了。

  
  

        张新杰憋着笑,敲敲大敞的房门,打断了脱团汪对单身汪的摧残。果不其然,韩文清两句话就告了辞,大踏步地走了出来。

  
  

        真是受罪啊。

  
  

        韩文清扫一眼表情微僵的张新杰,心想。

  
  

 

  
  

-17-

  
  

        门缝刚刚合紧,孙哲平就一巴掌拍张佳乐的脑门上了,后者大骂一句“卧槽孙哲平你大爷”就要打回来。

  
  

        “你小点声,他们刚走。”

  
  

        孙哲平把他摁在床上,多看了两眼被张新杰好心带上的门,这才盯住他:“我问你,这是闹什么呢?”

  
  

        张佳乐瞥他一眼,又拍回来解了恨,这才解了乱糟糟的小辫重新束起来:“就你看到的啊。”

  
  

        “少闹了,某些人刚才的行为实在是天怒人怨。你还真不怕他给你加训?我听着你那么多废话都觉得心烦。”

  
  

        “那这也不是你掐我那么使劲的借口。”

  
  

        向来直来直往的狂剑被他这逻辑气笑了:“是谁一接电话就让韩文清来自己宿舍的?又是谁挂了电话就说让我往脖子上掐两下的?”

  
  

        张佳乐眨眨眼:“这不还没成么?”

  
  

        “还没成啊?!这效率可真是低啊。”孙哲平扯过来被子盖好,“我凌晨才到,这觉还没补够呢就被你叫起来了,等以后他们俩成了的话,可得请我吃饭。”

  
  

        张佳乐冷笑一声:“就惦记着吃饭,堂堂帝都都养刁孙少爷的嘴了。”孙哲平不搭理他的挑衅,一把拉过来人就把被子也盖上去了:“不刁不刁,你就够了。”

  
  

        “孙哲平你大……”

  
  

        剩下的话全被闷在了被子里,孙哲平用前臂拢住面前人的背,像是劝降一般的语气说出来的却是示弱的话。

  
  

        “我有点困,陪我睡会儿。”

  
  

        “滚……”

  
  

        话虽这么说,身板单薄的那个却是终于不折腾了。

  
  

        半晌,迷迷瞪瞪的孙哲平听见张佳乐问他:“你说,是不是要到分开了才知道后悔当初?”

  
  

        孙哲平困得难受,想了想还是认真地安抚他:“就这俩人,分不开。更何况分开又怎么了?”

  
  

        “嗯……”

  
  

        分开了又怎么了。

  
  

 

  
  

-18-

  
  

        霸图的计划是八月才正式开始集训,这之前的训练全靠选手自觉完成以保持状态,这七月中旬正是人最少的时候:该走的大多走了,该回来的还没回来。

  
  

        韩文清走在空荡荡的宿舍走廊里,脚跟落地过渡到脚掌,步伐听得极为清楚。而伴着这声音的是另一个人的脚步声,不紧不慢,落后半步的样子,仔细一算,竟是已经跟了五六年的样子。

  
  

        韩文清觉得自己懂得张佳乐的意思。

  
  

        这世上,最藏不住的就是喜欢,或许彼此没能发现,可是总有明眼的第三人,安静旁观或是推波助澜。

  
  

        张新杰大多半步不肯过于亲近,永远保持着最让他舒服的距离。作为全联盟的四大战术大师之一,他是唯一一个不是队长的人,可是偏偏霸图全队又从不觉得这人的战术安排与队长相冲。

  
  

        因为他从最一开始,就是以韩文清的拳皇为信仰的。

  
  

        这人早就慢慢地把自己磨进了霸图、磨进了他生活的角角落落。

  
  

        虚拟世界里稳拉血线的白袍牧师,现实中准记全队表现的副队长。

  
  

        ——早就分不开了。荣耀职业联盟霸图战队队长韩文清有且仅有的两个世界,早就被这人填满了。

  
  

        他幡然醒悟,从心里泛出些清醒,他想,这就像是什么终于拼凑完整的感觉。

  
  

        同一的追求向往,同一的生活步调,同一的不断进攻。

  
  

        他想扒开张新杰面色寡淡不露痕迹的外壳,想再见那人极偶尔显现的、真正符合他的年纪的无辜或是慌张或是情动;他想把他拖下神坛,从此远离刻板的信仰,遍尝人世的百味。

  
  

        如果张新杰没有意向,他既不介意就此放手,也不介意慢慢地磨——就像当初尚还年轻的小牧师硬把自己塞进霸图体系里一样,缓慢,但是固执。

  
  

        韩文清想,有了张新杰的霸图和荣耀,这才算是圆满。

  
  

    

  
  

-19-

  
  

        一扇扇房门错身而过,韩文清和张新杰在技术部的门口遇到了林敬言。

  
  

        从来温润谦和的老将倚着窗,手里尚攥着手机,显然是刚刚挂断电话的模样。

  
  

        林敬言见了他们只是微笑致意,牵起的嘴角分明带出来些勉强:“不好意思,本来该我等着公会那边的通知,不过有点事情,所以就先拜托给小宋了。”

  
  

        夏天背阴的风带着凉意带起他的碎发,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像是负了极重的担。

  
  

        见他拿眼睛盯着张新杰,韩文清转身继续上楼:“我去替他。”

  
  

        张新杰面朝窗子,问林敬言:“是方锐也要走了吧?”

  
  

        百鬼夜行催发出的问题早已不是小众的事情,呼啸勉强撑了一个赛季,仍是逃不过完全抛弃猥琐流的命运。这件事早已被职业选手们深知,平日不言不提,不过是因为碍于对手的身份,抑或是单纯想要粉饰太平。

  
  

        就连张新杰都看出了何为变天,一手带出方锐的林敬言又怎么会毫无察觉,“什么情况”四个字背后,不过是已被判死刑的犯罪组合的垂死挣扎。

  
  

        张新杰张张嘴。他想要说些什么,可是那些用来应付媒体的措辞和术语如今都被摆在这遗憾面前,他对着当事人之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许久,张新杰拍拍他的肩,说:“还有机会。”

  
  

        林敬言摇摇头:“我没有很遗憾,这样很好,方锐他需要更加合适的队友。”

  
  

        就像那个撑着最难看的表情却还要笑出来的林敬言,他仍然选择挺直自己温润下不弯的脊骨:败也要败得有风度,然后再次卷土重来;散也要散得有原则,哪怕即将从硝烟里开出重聚的花。

  
  

        “今天赵阳就退役了。可我们还没有;我和方锐,还有霸图的所有人,我们都没有。”

  
  

        他立在张新杰走过成千上万次的楼道里,慢慢地叮嘱。

  
  

        “新杰。”

  
  

        不是带着客气的“张新杰”,也不是带着玩笑的“张副队”。林敬言一字一句,全部都说给张新杰听。

  
  

        “不要再等了。全荣耀都知道,霸图的准则从来就是不后退。不后退是因为,过了这次进攻的机会,就再也没有了。”

  
  

        张新杰愕然。

  
  

        “真正合拍的搭档,许多时候,只有一次相遇的机会。”

  
  

        冰封的墙开始缓慢地垮塌,一寸一寸,一滴一滴,被体温溶出本色。

  
  

 

  
  

-20-

  
  

        张新杰奔跑着上了楼,霸图战队各赛季排名显在墙上,第十赛季的空位亟待填充。

  
  

        他推开门。

  
  

        韩文清正坐在一台电脑前。

  
  

        ——整排的电脑都是清一色的黑屏,只有唯一开着那一台,屏幕上拼出巨大的“荣耀”二字。

  
  

        张新杰急促地呼吸着,对空气的渴望和想说的话都拥挤在胸膛,在最短的时间里奔涌碰撞,和着许多个不眠夜的期待与绝望,一起冲塌对未来的恐惧。

  
  

        那些只在夜梦里出现过的主动和深情,我想一并说给你听。

  
  

 

  
  

-21-

  
  

        夏季的蝉鸣穿窗而过,张新杰的狼狈全入了韩文清的眼。

  
  

        他握紧放在电脑桌上的拳头,用主动出击制止了青年的开口。

  
  

        ——如果我说我要追你,我们在一起的可能性是多大?

  
  

        拳皇击开盔甲,烈火融化寒冬。

  
  

        从此再无人深夜寡然独立,再无人听凭暧昧失真。

  
  

        ——十成。

  
  

        张新杰和声答。

  
  

        再不用渴求虚妄里的满足,自此刻起,所梦所求与你完全相同。

  
  

        荣耀的顶峰,冠军。

  
  

 

  
  

 

  
  

 

  
  

——————FIN——————

评论
热度 ( 488 )

© 夜雨凝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