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雨霁,月色凝楼。

瓶邪√黑花√

伞修√双花√喻黄√韩张√

曦澄√忘羡√追凌√双道长√

【喻黄】夜雨江湖 叁

※古风paro

※根据喻黄同人曲《夜雨江湖》而写

※全文:夜雨江湖  上章:  首章:

※祝我亲爱的叶渡 @孤舟一叶亦堪渡 十八岁生日快乐,你我天各一方各自珍重

※其实没写多少,实在是被IELTS掏空,并且一如既往功力不够。至于翻车错过了时间……就别在意了


5.


本着不走外链所以拉灯但还是翻了的破旧驴车


6.


八月十一,列屏山巅。


喻文州与黄少天并肩站在这山头,脚下云烟缥缈,白雾游移,往远处可一览这苍茫大地,极辽远开阔的风景。


连这几日的天都颇不宁静。上一刻残阳还磨蹭着不肯落下,烧红了自天边卷起的层云,好像也想要掺和这嘉世门和蓝溪阁的热闹。下一秒又风波料峭,乌云湮没最后一丝跳动的光,暮霭沉沉,空气中混着剑拔弩张的金属味。


两旁的灌木树丛里藏着百花谷和中草堂的人,蓝溪阁和嘉世门的对决虽说是封了消息,难保还是有细作通报。这江湖如今看着是风平浪静,地下藏着的暗涌又有谁知道呢。


黄少天的手心有些许的出汗,微冷和黏腻的感觉提醒着他,他的潜意识里还是有些紧张。毕竟叶秋的不败神话已在江湖中流传了太久。昔年天下大乱之时,黄少天就败在过叶秋和他的长枪“却邪”之下。不过索性应了“不打不相识”这句话,那一战之后两人倒是熟络了起来。


他又看了一眼喻文州,身边的人还是云淡风轻的模样,手搭在腰间的剑上,只是手指不住的摩挲着剑尾玉佩上的流苏。


若是取下那把剑,倒更像个书生,不像个习武之人,喻文州的武功本就不算太高,剑术更是远及不上黄少天,可他就是坐上了蓝溪阁阁主的位子。只因他那好似与生俱来的统领气质,蓝溪阁被他管理的井井有条,所有人都很是尊敬这位笑意浅浅的阁主。


而江湖中也无人不晓这位蓝溪阁主的算无遗策,长袖善舞,其手段之高明与狠厉,往往是不动声色便置人于死地。


空气中有细小的异常浮动,两人都转过身来,便看到叶秋一脸的漫不经心,一双眼好似睁不开一般透出慵懒,头发随意的束起,显得整个人都有些凌乱。乌黑的却邪立在身旁,暗沉沉的并不反光,枪头的红缨在暮色之中晃动着,格外显眼。


“叶门主,喻某恭候多时了。”


闻言,叶秋把却邪往怀里一靠,抬手扶了扶嘴上有些歪掉的烟斗。那“抬”的动作极快,只见叶秋的双手一直抱在胸前,烟斗却已然抬平。


吐出一口白烟之后,话语和人一样慵懒:“文州,你来凑什么热闹。在蓝溪阁待了这么久,一招能出几剑了?”


黄少天刚要说什么,喻文州按了按他的手,依旧是从容不迫的笑容:“不劳门主挂心,蓝溪阁很好。倒是前任阁主留下了不少烟草,不知门主可有兴趣来尝尝?”


“呵呵。”叶秋只是一笑。刘皓见状,向喻文州拱了拱手:“今日过后,若是喻阁主还有兴致,不妨做客嘉世,尝尝今年新收的龙井茶?”


“茶倒是不必,喻某不懂这钟灵毓秀之地的精华,也就不劳烦刘副门主费这心思了。”


这刘皓也是个会说话的人。叶秋在嘉世的这么多年一直醉心武学,无论多么盛大的场合皆不参与,江湖中几乎无人知晓他的面貌,嘉世大大小小的事情全交由刘皓打理。也是因为这样,刘皓的武功算不上顶尖,倒是在嘉世门稳稳当当的做了好几年副门主。


而和他境况有些相似,武功甚至不一定比他高的喻文州,却是坐到了蓝溪阁主的位子,蓝溪阁上下对他是恭恭敬敬无令不从。这么一对比,刘皓心里更不是滋味。


这么一句“若是喻阁主还有兴致”,倒是显得蓝溪阁今日必输无疑了。


风声又起,树叶翻飞,不知是谁的剑光一闪,这场巅峰的对决已然开场。黄少天与叶秋且战且聊,喻文州对上刘皓一时也难分高下。


“你觉得他们最后会怎样?”


“若只叶门主单挑黄少,我还是看好叶门主。”


“你不是和蓝溪阁的人关系挺好的?怎么帮着嘉世门说话?”


……


黄少天抬手一记破空式,翻飞至剑刃的一片树叶被劈成两片,又随着剑气朝叶秋飞去,冰雨的剑光亮如明月,随着极快的速度划破了黑暗的桎梏。叶秋手上的烟斗早已收好,却邪一甩,一瞬间热浪灼人,却邪乌黑的枪身泛起了暗红,一记怒龙穿心刺出,有龙吟长啸之风。


剑与枪的碰撞,冰与火的错综纠缠,剑光冲天而起,四周骤然大亮,列缺霹雳栗惊层巅!雷霆万钧震耳欲聋!隐藏在灌木中的人大惊,身旁武学修为较弱的同伴竟昏倒在地。


天幕的黑云与夜色融为一体,不知何时降下了水珠,雨落地肆意,却无声息。似乎风和雨总是会交加出现,也是晚风,却不如前日的倜傥,及其酣畅淋漓,吹过悬于剑尖和枪头的水珠,不等水珠落下,又是一轮新的交手。


周围的人只看见两道身影各自交错,暗暗叫好。雷声与雨声掩盖了两人的话语,无人留意这华丽的对决中,有的只是兵器的交相碰撞。


喻文州与刘皓便不那么痛快,各自心里都揣着同样的事。一个想找机会给黄少天使点绊子,一个小心翼翼的提防。


没有明亮的剑气,没有振聋发聩的巨响,两把剑在黑暗中隐匿的交错,一招一式都直取死穴,阴沉沉的漫天杀意。


喻文州的黑发遮住了脸,看不清神情,血迹遍布全身,部分洒在地上。月白的衣衫染上了红色,发带已被挑断,衣袖上大大小小或深或浅的划痕,无一不显出整个人有些狼狈。顿了顿身型,又是一记暗影扫出。


刘皓此时脸色发白,左肩胛处被喻文州一剑没入,血肉翻出,伤口深可见骨。他突然发现了什么,眼神一亮,两剑即将交错的空当,手腕一翻,抓着喻文州的手一个虚晃,黑色的粉末扑了喻文州一身。


喻文州立刻抬剑格挡。灭神的诅咒剑身细长,根本挡不住这铺面的粉末,粉末融进了他身上的伤口。只一瞬,他的意识便开始涣散,视力极好的他眼前出现了模糊的幻影,双腿发软,有些撑不住全身。


他本以为刘皓费尽心机弄来这等厉害的毒药,一定会在他中招之后抓住机会直接杀了他。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未到来,一回头却发现,刘皓的剑锋直逼黄少天!


黄少天与叶秋且战且聊的微妙平衡就这么被打破了。黄少天正蓄力幻影无形剑的第十五剑,剑气在冰雨的剑尖凝聚,剔透的冰蓝色隐藏着骇人的力量,眼见着处于爆发的边缘。


黄少天也见到了刘皓微亮的剑锋,叶秋裹挟着风卷流云的气息直直的向自己最后一剑的方向逼来。


若是对上叶秋,自己会被刘皓的剑捅进死穴。若是强行收招,剑气反噬,一样是个重伤的下场。


四周的人皆屏住了呼吸噤了声,半伏的身子情不自禁的向前倾去,死死地盯着黄少天。


雨声潺潺未曾断绝,四周却绕着极端的静。


“妖刀”会如何选择?


黄少天眯了眯眼睛,冰雨方向不变,直直的对上了叶秋,仿佛刘皓压来的剑气不曾存在一般。


下章:肆(上)


纠结了好久,大纲也一直在调整。终于卡出来了……一部分。后面应该还会再改。

难产了这么久终于生了个头。

十八岁,生日快乐,你的成人礼等我回去再补


评论 ( 24 )
热度 ( 24 )

© 夜雨凝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