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雨霁,月色凝楼。

瓶邪√黑花√

伞修√双花√喻黄√韩张√

曦澄√忘羡√追凌√双道长√

【喻黄】夜雨江湖 肆(上)

※古风paro

※根据喻黄同人曲《夜雨江湖》而写

※全文:夜雨江湖  上章:  首章:

※ @耳冬CET-4不过425不改名  精分生日快乐!


7.


冰雨与却邪再度碰撞,电闪雷鸣中,还混杂了“咣当”一声意料之中的脆响。


黄少天刚才并未担心身后,他知道喻文州一定会处理掉那把直取自己死穴的剑。一转身,微微勾起的唇角瞬间凝滞在脸上。


他的喻文州狼狈不堪的坐在地上,整个人掩在黑暗里,一只手还保持着扔出了剑的姿势,浑身上下不住的颤抖,发丝散落了大半,耳鬓发梢滴落的水珠混着嘴角涌出的鲜血滑进衣襟,显的脸色愈加发白。本就半开半阖的眼没有半点生气,却还是笑着,温文尔雅的笑容中交织着满足与不舍,落到旁人眼里满是看不懂的神色。


那只在空中悬着的手一点一点垂下,像是溶溶的月光一点一点消散在黑夜里,天地间只剩下一片赤血。喻文州双眼缓缓闭上,昏到在地。


叶秋的眼中略过一丝错愕。一旁的刘皓捂着左肩半跪在地上,慌忙的点了几处止血的穴位。灭神的诅咒自身后而来,纵使反应过人立即转身以剑相挡,左肩还是被剑气划过,本就还未结痂的伤口又涌出大量的鲜血。


黄少天紧握着冰雨的手指已然泛白。他甚至忘记了凌波微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喻文州身前。喻文州低的不像话的体温刺激的黄少天头皮发麻,平日里视若珍宝的冰雨被扔在地上,他小心翼翼的避开较深的伤口抱起喻文州,却听到喻文州喃喃:


“少天……药……叶秋……计划……”


药!黄少天赶忙翻出了喻文州身上的药,却发现瓶口已经打开,里面的粉末少了一半。


黄少天悬着的心这才稍稍安稳,他听徐景熙说过这药的作用与功效,喻文州的身上还没有毒发的症状,想是已经用过了药,暂时抑制住了这毒。


“文州,文州,你撑住,等我把事情解决我们就回蓝溪阁。”


黄少天把喻文州抱到稍远处的石块上歇息,又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喻文州身上较深的伤口。处理完之后拿起冰雨,一回头对上叶秋有些古怪的眼神,像是关心,但又在顾虑着什么。另一边的刘皓也已失血过多晕在了一旁。


叶秋……在避着刘皓?上一轮打斗中却邪攻势凌厉,却全都冲着冰雨而来,并不像要取人性命的招式。喻文州和叶秋有什么计划吗?


与黄少天的大大咧咧不同,极端的冷静才是刻进他骨子里的特质,满腔的愤怒被他压了下来:“老叶,你们嘉世就尽搞这些功夫,可不厚道啊。”与平日的嬉笑不同,冷冷的语气尽显江湖第一剑客的风范,眼睛死死的盯着叶秋,凌厉的眼神好似锋刃,似乎下一秒就能取人性命。


“我们嘉世向来坦坦荡荡。”又瞟了一眼刘皓,“例外。”说罢,下意识的摸出烟斗,发现已经湿透了之后“啧”了一声,便放了回去。


黄少天不置可否,又换上了平日里的语气:“哎呀老叶,这烟斗不像是你的风格啊,别人送的吧。


“我前些年听说,你这却邪也是别人送的啊。”


“黄少天。”


“啧啧啧却邪可是把名扬天下的宝物,这么有才华的人,怎么就没入嘉世门呢?”


叶秋罕见的没有回话,却邪上又泛起了暗红。


“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苏沐秋,是这名字吧,当初你俩靠着厚脸皮纵横江湖的事,我可听魏老大说了不少。


“你说这么个人,


“怎么就没个踪迹了呢?”


却邪带着强劲的气流向黄少天袭来,黄少天眉毛一挑,以三段斩迎击。


自己果然猜的没错,叶秋听到“苏沐秋”三字的时候气息有些乱了。再者,嘉世门此番向蓝溪阁宣战本就不正常,叶秋居然会做这样抛头露面的事。自己与叶秋相识多年,能让叶秋如此异常又如此上心的,一定是那个数年前与他形影不离的苏沐秋。


能让黄少天如此确定的原因还有一个,八月初九他外出时便听到了不少关于“散人苏沐秋重现江湖”的江湖传言,如此看来,这传言竟是真的。


兵刃再度交接的片刻,黄少天眼里满满的戏谑:“老叶,你这反应我可从来没见过。说吧,苏沐秋怎么了,你和阁主谈了什么?”


“变聪明了啊少天,终于不是在别人比武的时候搞点事儿的小毛孩儿了?”


“老叶你……”


“还要不要听重点了?”相识数年,叶秋自然知道要如何阻止黄少天的长篇大论。


黄少天一边念念叨叨,一边不住的瞟喻文州的方向,还要一边把招数往叶秋身上招呼。现下的一招一试倒更像是剑舞,不求胜负,淋漓又快意。


听到计划最后一步,黄少天有些不可思议:“你疯了?万一传言是假,或是他并未前往列屏山,你这么一闹非得半死不可!”


叶秋不置可否:“你还不信我?快点啊,再磨叽文州都要断气了。”这话倒是不假,虽说有张佳乐的药拖着这条命,可满身的伤口趴石头上淋雨总还是不好。


黄少天瞪了叶秋一眼:“那我可真下手了。若是你还有命逍遥快活,临走前可要来一趟蓝溪阁。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


“回去找找老魏的烟,一开始文州答应了给我。还有我的衣服,马上就要被你戳个窟窿了,弄身新的。”


“……


“那我新练成的招式就拿你开刀吧。”剑光凝聚在剑尖,随着黄少天的动作划成一道圆环并向外扩散,其速度之快与力道之猛,就连细长的雨滴也被划成两截,剑定天下!


叶秋横扫出一记霸碎,却邪扫出的弧度刚好可以挡住剑定天下的剑气。暗红与冰蓝相接的一瞬,叶秋微微收了收力道,被逼至山顶边缘。


黄少天又使出仙人指路,锐利的破空声糅合在雨声中,一剑刺入叶秋勒下,气流波动直接将叶秋推下了山。


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风雨交加的黑夜有些影响视线,周围的人甚至只看清冰雨没入,叶秋旋即受伤坠落山底。


一剑,一步,一杀!


“叶秋……败了?最后一剑捅进哪儿了?”


“叶门主竟然被黄少推下山崖了!从列屏山巅到山底,饶是叶门主没有受伤也得费很大一股子气力吧?”


“叶秋怕是有去无回喽。黄副阁主竟然没怎么受伤,果然高手之间的对决都是一击致命啊。”周围的人嘈嘈切切或对或错的讨论着这突如其来的结果,惊讶与不可思议之余悄悄撤退。


夜风又起,黄少天抱起喻文州赶回蓝溪阁,临行前余光瞥见山崖边晃过一把伞的影子。


下章:肆(下)

评论 ( 5 )
热度 ( 47 )

© 夜雨凝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