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雨霁,月色凝楼。

瓶邪√黑花√

伞修√双花√喻黄√韩张√

曦澄√忘羡√追凌√双道长√

【喻黄】夜雨江湖 肆(下)

※古风paro

※根据喻黄同人曲《夜雨江湖》而写

※全文:夜雨江湖  上章:肆(上)  首章:

※ @落殇羽逝_失踪备考ing  和小逝聊天脑洞哗啦啦的来(づ ̄ ³ ̄)づ

※伞修的戏份有点多,请注意避雷


8.


阑夕未尽,叶秋身死的消息如一道惊雷震惊了整个江湖。当时的场面可谓众说纷纭,一夜过后江湖上便流传出了各样的故事。


这杆击败了烈焰红拳,挑破了繁花血景的却邪终是惨败在了冰雨下,叶秋不败的神话破碎的太过惨烈。


故江湖所有人一时都对蓝溪阁拜倒辕门,自那之后,江湖的第一剑客又多了个新的名号——剑圣!


一剑风华,圣名天下。


然而这名扬天下的剑圣此时正守在自家阁主床前端汤送水,喻文州中的毒需要时日来解,身上的伤口也有不同程度的感染。黄少天每日必要询问徐景熙郑轩等人数次相同的问题,连带着蓝溪阁上下都染上了一句口头语“亚历山大啊”。


又过了几天,喻文州的伤口好了不少,脸色也愈发红润了起来。八月十五的夜里,和黄少天在蓝溪阁顶上备了好酒好茶,分别东南向坐,却并未着急把酒临风。


约莫过了一刻钟,两道身影悄然而至,一人背后一把古怪的大伞,手中一柄巨剑;另一人身后是杆乌黑的长枪。来人并未掩藏气息,喻文州与黄少天起身相迎。


“不错嘛,竟然料到了我们今夜的行踪,还是说你俩每天晚上都在这儿等着?”叶秋还是咬着烟斗,只是那烟斗内并无半点烟草,无端的有些惹人发笑。


“我们阁主料事如神无事不晓算准了你们今夜会前来。”注意到了叶秋的烟斗,黄少天大笑,“老叶你也有没烟的一天!报应啊哈哈哈!”


叶秋有些无奈的望着身边的人,明明自己伤的不重,又休息了好几日,这人还是不准自己抽烟,又整日寸步不离身,饶是他江湖第一人也有这无可奈何的时候。


不过……真的有些怀念了啊。


喻文州按住黄少天的手,目光对上了苏沐秋同样询问的眼神:“听少天所言叶门主会前来蓝溪阁,喻某料想叶门主的伤势如今已无大碍。又数年前偶闻苏前辈喜满月,蓝溪阁此处正是个赏月的好地方,今日是中秋,岂有不来之理?”


“劳烦喻阁主记得,不甚荣幸。”


苏叶二人入座,一人端酒,一人品茶。晚风悠扬,月色如瀑而下,清冷又柔和。四人讨论着如今的江湖散事,倒也其乐融融,一盏茶的时间后,又说起前几日晚的事。


苏沐秋失踪多年,叶秋一直派人找寻,前些日子终于有了消息,可每次探子来报都寻不到此人的准确行踪。恰逢嘉世门内部野心勃勃的长老计划着寻蓝溪阁的麻烦,叶秋便想借此引出苏沐秋。


喻文州的探子回了这事之后,他倒也乐得帮叶秋一把,便给叶秋去了信。叶秋应他之后,他便算到那几日夜里都有雨雾,又料到其他门派人的藏身之处,几番观察出叶秋坠崖的地方演上这出好戏定能以假乱真。这出诈死可谓一石二鸟,即可探出苏沐秋的踪迹,又能借机离开嘉世门。


叶秋的名声纵横江湖多年,却一直隐藏于嘉世门,只有极少数的人见过他真面。此次抛头露面放言挑战蓝溪阁,如此异常定会引苏沐秋前往。


苏沐秋一直以来的躲避只是为了避免麻烦,却连叶秋的探子也避掉了。听闻叶秋此行果真前往,他一直伏在各门派人堆的最外层,冰雨没入叶秋体内时,他冲到崖边,千机伞一抖,在崖下几丈的地方接住了人。


即使是现在想起那一幕,苏沐秋还是手脚发寒。若是叶秋真的被一剑捅入心脏还被推下山崖……


苏沐秋抬手敲了一下叶秋的头。后者不满:“你干嘛?”


“叫你胡来。”


难得叶秋也有横竖不占理的时候,他呷了一口茶,闷声道:“这不是有你呢嘛。”


一抬头又看到黄少天笑的趴在喻文州身上。“还笑!我说少天,你这一剑也捅的太狠了吧,连沐橙给我做的衣服都破了一大截。你可是答应我了啊,准备还我几身?”


“老叶你要脸吗?勒下三寸本就血脉甚少,我当初怎么就没剑尖偏个几寸一剑捅死你?明明是你的破事还拉上我们阁主受罪,还要衣服呢要脸吗要脸吗?”


“叶修,我不在的时间,你就让沐橙给你做衣服?”


“不是……这不是沐橙自愿的嘛,姑娘家家不都爱做点针线活……文州,你们蓝溪阁的茶是怎么回事,一点都没有沐橙泡的好喝。”


“你还让沐橙给你泡茶?!”


眼见着这俩人像是要打起来了,黄少天在一旁一脸等着看好戏的神情,喻文州赶紧发话:“苏前辈,叶修是谁?”


“可不就是这家伙,这家伙顶着他同胞弟弟的名字很多年了。你们都不知道?”


喻文州很是意外,黄少天直接嚷嚷出了声:“照苏前辈的说法我们这么多年都叫错了名字?老叶你怎么能这样要不是苏前辈今天说起来我和阁主还不知道呢,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我们不知道?”


“还有一件事。”


“果真还有?我若不问你还真不打算说了对吧老叶你太不厚道了。”


“这事还真没打算瞒你。沐秋带了一把他亲自做的重剑,取名焰影,作为谢礼送给蓝溪阁。就这么个事儿我瞒你做什么。”


“多谢喻阁主了。”


“苏前辈客气。”


如今喻文州已完成答应魏琛的两件事,嘉世门重创一时也无法再威胁到蓝溪阁,黄少天几乎没有受伤,卢瀚文的重剑也意外的有了着落,无一不是个好消息。


月光下,喻文州的眼中盛满了柔情,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人。黄少天和苏沐秋一起与叶修拌嘴,笑声爽朗快意,笑容灿烂晃眼,喻文州眼眸里清冷的月光也暖了起来。长风划过天空,并未带走这里的热闹,倒是更添了一丝生气。


明日定是个天朗气清,碧空如洗的好天气。


Fin.




※第一篇全职古风就献给喻黄了,之后还会再改改√可能整合成一篇什么的……

※双花姊妹篇《花烬燃夜》,敬请期待

※一万字多点能更这么久这拖延症也是没谁了【先给自己两巴掌】

※放歌词↓


夜雨江湖

作词:择荇

演唱/作曲:IRiS七叶、少司命

编曲/后期/和声:灰原穷


束发被暑热湿濡,直到第一声雷震怒,

银光从善如流抹向,谁咽喉的肌肤,

晚风极倜傥吹拂,悬于锋刃下的水珠,

夜雨,如约而赴。


这是我,最淋漓的江湖,

被诅咒的剑,命悬一线舍身不顾,

也是你,刚布下的帷幕,

能不动声色,长袖善舞。


今夜料峭风波,还未定,助我一战成名

借你算无遗策,吟啸徐听,打叶穿林。

剑所指的方向,也必定,为我拂拭新晴

——如影随形。


黑蝶从蓝溪飞渡,撞入谁合拢的掌骨,

执伞好整以暇静候,凌波来的脚步。

墨云极斯文倾覆,吹灭水阁中的红烛,

夜雨,不期而戮。


这是我,最淋漓的江湖,

被诅咒的剑,命悬一线舍身不顾,

也是你,刚布下的帷幕,

能不动声色,长袖善舞。


今夜料峭风波,还未定,助我一战成名

借你算无遗策,吟啸徐听,打叶穿林。

剑所指的方向,也必定,为我拂拭新晴

——如影随形。


昨夜歌楼客舟,风不静,一任点滴天明

雨水嘈嘈切切,乱世飘零 ,鬓也星星。

剑所指的方向,曾有幸,伴我悲欢无情,

——如影随形。


评论 ( 5 )
热度 ( 90 )

© 夜雨凝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