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雨霁,月色凝楼。

瓶邪√黑花√

伞修√双花√喻黄√韩张√

曦澄√忘羡√追凌√双道长√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多年之前,我曾听闻,你一念枪响为他保驾护航,最后一曲红高粱是世间绝唱。


而你终是为了信仰死在肮脏洞穴,歌声嘹亮血染谁伤。


经年之后,我曾听闻,他渐渐看遍世态炎凉人心蛮荒,亦低眸长叹数年无你的时光。


而千里外你衣冠冢终泛黄,杭城内谁一梦沉疴,终是只听得你笑语凄狂。


————————————————————
我站了起来,就听到一声枪响,接着,潘子就笑了起来:“小三爷,走吧。”

“小三爷,有我潘子在,还能让你受累?”随后我就听到一声拉枪栓的声音,“小三爷,潘子我没力气说别的话了,最后再为你保驾护航一次吧。我去见三爷了,你机灵点,给我和三爷有个好的交代。”

潘子道:“你往前走吧。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别回头。”潘子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

瞬间,我就听见一声枪响,丝线上的六角铜铃被打得粉碎。
“大胆地往前走!”潘子笑道。

“通天的大路。
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哇。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从此后,你搭起那红绣楼呀,
抛撒那红绣球呀,
正打中我的头呀,与你喝一壶呀,
红红的高粱酒呀,红红的高粱酒嘿!”

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枪响,潘子的声音消失不见了。

胖子把我拉了起来,说道:“行啊,我都已经在给你念往生咒了,想不到你还活着。”
“继续念。”我对胖子道。
————————————————————
何曾想过,一曲红高粱可以唱的人肝肠寸断。

——潘子,你走之后,再没人唤过我一声小三爷。

又是一年十一月四,潘子,你魂可归来?

评论 ( 7 )
热度 ( 9 )

© 夜雨凝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