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雨霁,月色凝楼。

瓶邪√黑花√

伞修√双花√喻黄√韩张√

曦澄√忘羡√追凌√双道长√

【伞修】斜阳渐明(叶修生贺)

·老叶生日快乐!拖到最后才发是我的错…
·复健,短小不精悍


荷花新绽,垂杨蘸绿,斜阳正正好。小院内一阵刀光剑影,时有“铮铮”声传出,长枪与长剑相撞,堪堪擦出火花。

两把兵器短暂的分开之后,叶修微微眯眼,长枪在空中舞出半个圆的弧度,苏沐秋抬剑格挡。枪头离剑还有半寸之时,叶修突然收力,手腕一转,枪头换了个方向,长枪刺出。

苏沐秋立刻侧身,拿剑的右手往后轻退,正欲向前一刺。叶修一枪落了空,霎时便将长枪换至左手,右手呈鹰爪状,死死的扣住了苏沐秋右手手腕,将苏沐秋的手压至身侧,转了一个身,枪杆便逼着苏沐秋的喉咙。

才经过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两人都有些气喘。叶修显然心情很好,故意凑到苏沐秋耳边:“怎么样啊沐秋,服不服?”

落日熔金,洒在两人身上,苏沐秋的耳廓透着些许绯色,从叶修怀里挣脱出来之后,斜了他一眼:“有本事和我比射术啊,我不信你能赢我。”

叶修笑了两声:“苏大公子,输了就是输了,这用剑可也是你同意了的。”大大咧咧的往藤椅上一躺,正好把自己遮在阴凉处,很是惬意,“去接沐橙回来吧。”

“那我去了。”苏沐秋理了理自己的衣衫,走之前又回头看了一眼叶修,像是要说什么,终究还是停了口。

这苏沐秋苏沐橙本是兄妹,自小没了双亲。这么多年来一点点把妹妹苏沐橙拉扯大,又找了人把沐橙送进学院念书。苏沐秋幼时好说和父亲学了点本事,稍大了些又自己学会了锻兵器,近身功夫不差,更是有着一手旁人羡慕不来的好射术。

初识的时候,两人都还是半大的孩子,见面就打了一架。苏沐秋善与人保持距离,远程射杀,风度翩翩又致人于死地。而叶修找准了空子近了他的身,结果自是不必多说,不仅被妹妹看到了出丑,损友们更是接连起哄。一气之下两人又缠斗数百回合,到最后苏沐秋才知道这货是偷跑出来的,阴差阳错的就给带回了家。

两人认识不过两三天,便如一别多年的老友,狠是感慨了一把相见恨晚。自那之后,只要有空,两人几乎每天都换着法子打架,最后输的那个去接沐橙下课。

叶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苏沐秋今天会答应用他不甚擅长的剑,自己也就那么随口一说。叶修想了想刚才两人的交战,苏沐秋那一剑若是直接刺出,有七成几率能逼的自己脱手长枪,胜负尚不可知。只可惜苏沐秋惯用了弓箭,条件反射般以退为进,这才被叶修抓了漏子。

叶修也不知道苏沐秋近日在干什么,经常跑去隔壁老吴家找那吴雪峰。苏沐秋人缘好朋友多,按理说他该高兴才是,可是心里头总有些不是滋味。

心里头有些浮躁,随手拿起苏沐秋仍在一旁的兵器书,书本有些泛黄,载书的线也被翻新了好几次。翻了几页,上面有许多苏沐秋的字迹,突然有一张纸滑落,虽是潦草的画笔,叶修认了出来,是一杆长枪,旁边还有一把伞,纸上的字迹格外多。

叶修看的正入味,那边苏沐秋和苏沐橙便回来了。苏沐秋手上提着两个粽子和一个红蛋,苏沐橙好像格外开心,一边放下书袋一边问叶修:“叶修,咸粽子吃不吃?”

“粽子当然是吃咸的啊。”

“什么?你竟然真的吃咸粽子?”苏沐秋故作惊恐顺带一脸嫌弃。

“甜的倒也可以试试,怎么就两个?”

“沐橙学院给的,你刚才要是和我一道去,说不定还能多一个。”

“那不打紧,你俩吃,我接着看。”叶修扬了扬手中的兵器书。

“想得美,我不吃咸的,咸的那个是你的。”说罢苏沐秋拐进厨房,“沐橙好好写功课,一会儿就能吃了。”

“知道啦哥哥。”

苏沐秋进到厨房,粽子和红蛋煮好之后,又下了一碗长寿面。外面那人估计还没记起今日是自己生辰,他苏沐秋倒是记的比谁都清楚,巴巴的跑去叨扰吴雪峰就为了给那人做个礼物。

面条在水中翻滚,“咕噜咕噜”泛着泡,苏沐秋心里也跟着泛泡。沐橙的生辰在
仲春,最多也就是借条船带她去泛舟看雪,礼物是真真没好好准备过。一来沐橙不愿他再破费,二来他也着实不懂那些小姑娘的东西。

苏沐秋把粽子上缠着的绳剪掉,轻轻的剥掉粽子的叶,露出白白净净的糯米。那人也姓叶,手指划过粽叶的时候总感觉是碰着那人的衣裳,那人身上也是白白净净的……

苏沐秋的脸迅速红的像在一旁的红鸡蛋。他把鸡蛋剥了壳放进长寿面里,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把面和粽子一起端了出去。

叶修见他出来,走过去接了把手,看到了苏沐秋脸上还未消散的红晕,出声调侃:“苏公子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就脸红,怕不是思着哪家姑娘了?”

苏沐橙敏锐的嗅到了一丝空气中并不存在的醋味。

苏沐秋把面递给他,没好气地说:“面也堵不上你的嘴,一边吃去。”

面上还冒着热气,混着面条的水稻香钻进叶修鼻中,“粽子和面都是我的,你吃什么?”

“接沐橙回来的路上吃过了,我出门一趟。”

叶修吸溜了一口面,“面怎么这么长。”又道,“还是找老吴?”

“嗯,很快就回来。”说罢匆匆出了门。

叶修心底那股不是滋味的感觉又出来了,面也没吃出什么味道,只觉得这面粗细不匀味又淡,吃到一半就放了筷子。

苏沐橙瞧着有意思,坐到叶修身旁:“怎么了,哥哥做的面不好吃?”

叶修只摇了摇头。苏沐橙又道:“不好吃也要吃啊,这可是长寿面,哥哥第一次做呢。”

叶修怔了怔,看着苏沐橙:“长寿面?”突然想起今儿个是自己生辰,怪不得还有个红鸡蛋。

“是啊,今日是你生辰呢,离端阳又近,就一起庆祝了。”叶修又拿起筷子,吃完面正要喝汤,苏沐橙道:“诶,哥哥回来了。”

闻言,叶修看向院门,苏沐秋手持一杆长枪,缓缓走来。枪身漆黑如墨,枪头暗沉如铁,日头照下来也不见一丝反光,日月精华尽收其中。枪头一缕红缨,张扬又蛰伏,艳丽又沉稳。

两人对了对眼,叶修站起身,苏沐秋将这杆长枪在空中一舞,直直的朝叶修身侧刺去。叶修抬手稳稳的接住,分量极沉,颇为称手,枪身花纹繁复,底处两篆体字,却邪!

却邪者,妖魅见之伏也。

叶修看了看苏沐秋:“你做的?”

苏沐秋行至叶修身侧,拍了拍他的肩:“生辰快乐。”

苏沐橙的手撑着下巴,笑了笑:“生辰快乐。”

叶修揉了揉苏沐橙的头,苏沐橙笑着把碗筷收了收端进厨房。叶修又问苏沐秋:“你最近去老吴那儿也是倒腾这个?”

“那是自然,正巧他家有那么块地方,还省了被你看到。”

“那可不巧了,我可是很好奇,沐秋大大是如何知道什么样的长枪合适我的。”

两人天天交手,叶修也是知道什么样的弓更适合苏沐秋。话一问出就变了味,叶修还想说些什么,苏沐秋的脸突然放大,刚吃完面还温热的唇便覆上了一层清凉。

苏沐秋幼时生活过的不好,好吃好用的都紧着妹妹,落了个体寒的毛病,叶修腊月里还佯装嫌弃他,嫌弃完了两人照样抱在一起睡。

此时此刻便是正好,周身的空气似乎都褪去了燥热,如处季春时节,春风和畅。不知是谁的牙关先打开,两人的舌搅在一起,有“啧啧”声传出,待到银丝从嘴角划落,两人才缓缓分开。

苏沐秋的脸蓦的发红,叶修眼里也氤氲着水汽。叶修想了想自己方才竟然没有推开苏沐秋,这才明白过来,每次苏沐秋去找吴雪峰的时候,自己为何总是有些烦躁不快。

叶修笑了:“苏公子的礼,可是有些重了啊。”

苏沐秋一挑眉:“那叶公子可要还礼?”

夕阳西下,两人的影子叠在一处,越拉越长。

自然是要的,一辈子都给还出去了。

评论 ( 7 )
热度 ( 23 )

© 夜雨凝霁 | Powered by LOFTER